秒速赛车官网 > 神棍日记 > 三十四、天杀的老鬼

三十四、天杀的老鬼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睡了一晚,很奇怪,我竟然开了天眼,我都不知道为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无所谓,这样我也能看到老鬼了。

    话说我看到老鬼第一眼我差点没咬到我的舌头,真的,如果不是长相问题的话,我绝对会怀疑他就是个英国的老绅士:身躯挺拔,略微发福,但也显得精壮,头发整齐地后梳,五官依稀可以看出他年轻时也是帅的一笔,配合眉间的“川”字纹一看就是有故事的样子。他确实很像个英国绅士,可是他的行为却完全是个日本绅士,此时,他正居高临下偷看小姑娘的胸部。

    “有病啊你?好歹你也是杀了一船奴隶贩子的人物,怎么没事来操场看女生***你这也太缺德了吧?再说,你可是鬼唉,看了你又不能安慰自己,有啥用?”好不容易到休息时候,我借着喝水的幌子立刻叫老鬼到树荫底下,低声吼道。

    “哎?年轻人,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叫人老心不老,人死心不死。别看我当年杀了不少人,我绘画可是一绝,特别是马。我这也算是重温下历史了。”老鬼厚着脸皮说。

    “卧槽!你脸皮很厚啊?”我嘴上这么说,其实我很羡慕他,据他说,他晚上去女生宿舍偷看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可是所有男孩的梦想啊。

    我瞅了瞅旁边没人,轻声问:“刚才你看得哪个?”

    老鬼一听我这么问也是来了兴致:“就那个,你看见了吗?你是没见,那叫一个水灵,捏一把直接出水。你看见那个个子高挑,正在喝水的那个,她身材是真好,跟当年我的法语老师一样。”

    顺着老鬼说的方向看去,我真是羡慕疯了,那妹子真的水灵,皮肤是真好,身材也挺棒的,最重要的还是个合法萝莉。至于第二个,那真的,好像叫什么姜天雨的,据说是我们这个院的院花。长得并不说是美得惊人,可是她笑起来那种甜甜的感觉让人心里暖暖的,酒窝更是让人醉得不行,那双眼睛也是迷人的紧。

    老鬼的眼光还真挺不错的。

    老鬼往二连的方向看了看,跟我说:“你不知道,昨天我看到一个小姑娘,真心赞。就是穿着睡衣睡的,有点可惜。”

    我眉毛一挑,吆喝,这老东西很潮啊,网络用语用得可以啊?

    “哪个?”老鬼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我就问他哪个。

    老鬼一努嘴:“就是那个伸懒腰的那个。”

    我一看,脸都绿了,头上仿佛在长草,当即破口大骂:“麻痹,那是我妹子!”

    我立刻扭过头想找老鬼算账,老鬼一看情形不妙,立刻消失不见。

    我知道他跑不远,立刻低声吼道:“麻痹,下次再这样老子灭了你!警告下周围的鬼!”很奇怪,我吼并不是因为生气,愤怒,而是心里别扭,说也说不明白。不过幸运的是,听老鬼的意思,他只看见睡衣,没别的。

    “妈的,该杀!”

    喝水的时候心平气和的,喝完水却怒气冲冲的,狗子问:“怎么了?我看你喝水回来后一个劲的生气,咋了?”

    这事怎么说?说了你让我的脸往哪放?就这帮贱人的德行,我可信不过,当即回嘴:“听刚刚喝水的那个妹子说,有色狼偷看她们换衣服,我可是有妹子的男人。”

    张明海一听,大惊,没错,就是大惊:“什么?有色狼?那我的机会来了。你说我要是抓住那个王八蛋,会不会有妹子看上我?”

    我听后嘴角一抽,心中无限鄙夷:就你?胆小怕事,碰到老鬼还不得吓个半死?不过这句话不能说,会打击到他。虽然我们平时互相打击,但这种事,真不好说:“有可能。说不定你还真能找到女朋友。”

    张明海听后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大嚷着:“不说了,今晚谁陪我去?”

    有病啊?有妹子不陪,陪你一个老爷们?早已被人当成色狼或者偷窥狂啥的,这不很尴尬?

    我当即开口:“不去,佳人有约。”说完我猥琐地挑挑眉毛,惹来一片羡慕的目光。

    王洋洋也开口:“同样有约。”

    这次真的让我们惊到了,一个将近两米的麻秆都有人要?我去,这个世界怎么了?

    “不诚实!该杀!今晚杀羊,吃羊肉火锅怎么样?”

    张明海很受打击,幸亏袁正正,赵帅,刘家良和王炎聪不在这个排,不然真能打起来,至于翟嘉兴,他比较沉默,可能还没跟我们打成一片。

    “妈的,你什么时候有约的?说,哪个妹子?”张明海沉溺于伤痛,早已悲伤逆流成河。

    王洋洋得瑟得不行:“老子就是帅!老子就不告诉你!”

    张明海恼羞成怒,直指王洋洋大骂:“逆子!逆子!”我们觉得好笑,直接笑到躺尸。

    “集合!”得,教官一声吼,全部都得遵从。

    我正在站军姿,老鬼突然出现,模样是丑陋的,内心是扭曲的,姿态是猥琐的,看到他,我真是气不打一出来,脸色自然也不怎么好。

    老鬼点头哈腰的飘到我面前:“那个,小鲁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是吧?你想想,我都死了这么久了,何必在意呢?再说,就算我活着,我的岁数当他爷爷都成,就别生气了。无知者无罪吗?”

    呵?这事就这么揭过?想的美呢!

    我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轻声说:“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老鬼,好雅兴啊?”

    “你别生气吗?我认错,我已经交代了,附近没人,不,没鬼再去偷看了。放心,就不能给个机会,让我将功补过?”

    我仔细一想,也对,老鬼不知道,他做些事也不是一年半年了,也不能怪他。可是,算了,原谅他了。

    我用嘴唇说:“原谅你了。”

    老鬼一看就笑了:“小鲁啊,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记仇的,放心,我会找机会补过的。”说完还猥琐的挑了挑眉毛。

    别说,老鬼这个动作我懂了,莫名有些期待了,跟着也挑了挑眉毛。可是,对面的妹子误会了,脸一直红红的,眼睛也不敢直视我。

    “卧槽!老鬼,你是来坑我的吧?李晓不得杀了我?”我一急不小心说出了声音。

    “鲁万里!说什么呢?说出来听听!”

    该死的,张地瓜怎么走到这了?但我还是大声说:“报告教官,我没说什么!”死不承认还是要的,不然我死定了。

    张地瓜腹黑地笑了:“不说是吧?来,出列!五十个俯卧撑!”

    “噗嗤!”周围的损友都忍不住笑,我也在心里大骂该死。

    顶着周围诡异的目光,我硬着头皮做俯卧撑,一做一字地在心里发誓:“老,鬼,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