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神棍日记 > 四十六、穿云一贱

四十六、穿云一贱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餐厅里出现了一副很滑稽的现象:一个壮士的餐桌旁摆了七八个喝光了的旺仔牛奶罐。

    面对周围的目光,我实在是觉得羞耻难耐:“你给我冷静点啊,你这个样子哪有杀人魔的样子啊?你的高冷呢?你的邪魅呢?”

    我突然打了个嗝,很明显,这不是我想的,可是我控记不足我记几啊。

    荆的声音再次响起:“谁说的杀人魔就不能喜欢喝旺仔牛奶的?再说,你当我被封印这么久很舒坦吗?我可是啥都没得吃喝唉。”

    “有病吧?你被封印起来就想着没吃没喝?你可是杀人魔啊,反派角色啊,不想着复仇,光想着吃喝?你的职业素养呢?”我差点被雷死。

    “啥职业素养?我说,我就一个杀人的,犯不着跟我计较吧?”

    “我尼玛我……你可是杀人的,你要不要说的这么跟自己无关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被封印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生理问题有法解决不?”

    “临阵磨枪吧……”

    我正准备吐槽,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对啊,你怎么这么贱呢?告诉我,在我睡着这段时间,你学了啥?”

    “相声,德云社的。”荆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贱,不过这也就难怪了不是。

    “我说你,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不学好呢?”

    “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啊。我们现在是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相声又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的一种优秀的表现形式,你这二话不说,直接说不好,咋的,你有更厉害的?”

    “卧槽!”我这一声突然的国骂吸引了不少目光,主要是我和荆的对话都是通过意识交流,可我被他的贱样给气着了,没忍住,直接骂出口了。

    “有毒吧你!这帽子给扣的,我服,大哥,咱能不能有点出息,这都喝了快三十块钱的旺仔牛奶了,能不能控制下?我生活费不够啊!”我一方面是哭穷,另一方面是为了要好处,这可是存在了多年的老鬼,身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不漏出点当安家费不合适啊,我这也是为了资源的合理利用,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自己。

    “生活费?钱是什么啊,钱是王八蛋,没了还能赚!你这人怎么这般不通情理,我花你点生活费怎么了?东西最后不还是进了你的肚子?”荆这是要耍无赖了,把我气的,该死的铁公鸡!

    “大哥,这些我都喝腻了好吗?”

    “我不管,不高兴!”

    “卧槽!绝了!我决定节食减肥了,你等着吧。”跟老子杠,想的美呢,小赤佬!

    “大哥,你是我哥!别介啊,不就点东西吗,你说要啥,我绝不含糊。”荆首先认怂,完全没什么高手架子,完全看不出来他这种逗比怎么成为一代大佬的。

    “你会啥?”我并不知道他具体会啥,那段记忆中,只是他的功夫方面,不过从他被封印这么久来看,不排除他会点法术,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我?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太极八卦连环掌,秘术绝学:五龙抱柱,我在道术上也是小有成就。想学什么尽管说!反正我不告诉你。”

    听到前面的天文地理我就想吐槽,老子有度娘啊。等到那个太极八卦连环掌我更是吐了,我没叫你背歌词啊。中间好像还混进去某个奇怪的东西,最后的才是重中之重啊有没有,道术,我这个道士就会点掌心雷和花两个不怎么样的符,估计碰到厉鬼我就得跪,更别说猛鬼,鬼王和那些我想都不敢想的大佬……可是最后一句话直接让我忍不住了,反正不告诉我?好,绝食,反正我都吃腻了,无所谓,就怕这种想吃吃不着的,我觉得有必要天天逛下超市了,不买,光看,老子什么没吃过!

    当晚,和李晓出去吃饭,看着李晓吃得那叫一个风卷残云,我越来越怀疑我将来能不能养的起她。她吃,我看着,闻着,慢悠悠地喝茶,还是劣质的茉莉花,香味啥的都很淡,喝的我有点恶心。而脑海中,荆快疯了:“有病吧你!快吃啊!快啊!”我回以冷笑。

    李晓看我并没有动筷子的样子以为我不舒服,问:“你咋不吃啊?”

    我继续喝茶:“没事,我在练习辟谷。吾辈修道之人,当以斩妖除魔,救济百姓为首要。今大道难寻,天机模糊,吾辈当另寻他路,以期白日飞升。”

    李晓白了我一眼,很妩媚:“给我说人话。”

    “哦,我被人给气着了,不饿。”

    “算了。对了,咱们国庆去哪玩?”

    “我有点事回家一趟。”

    “什么事?”

    “李云心求我帮忙。”

    听到李云心这三个字,李晓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闷声问:“什么事?”

    我叹了口气,轻声说:“上次跟你说的,李云心的朋友张素素堕胎太多,可能碰到些不好的东西了。”我丝毫不掩饰我对张素素的厌恶,不懂得爱惜自己的人,我一向对他没好感。

    李晓一下就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道士吧?”

    我直接呆了,被发现了?什么时候的事?我并不打算完全隐瞒李晓,坦然承认:“是。”

    “哼!”李晓冷笑着,变脸了。“我这正牌女友都不知道,外边的人知道的倒不少,鲁大神棍!”

    这是要爆发的前奏啊,我赶紧解释:“李云心并不知道我是道士,这件事我没告诉过任何人。你咋知道的?”

    李晓听到李云心不知道我是道士脸色好看了点,不过还是没给我好脸色:“我是谁?我可是李晓,就我对你的了解,一诈就说了,你当我最近在干什么?”

    “干啥?”

    “看灵异。”

    “噗嗤!”我很无语,但荆并不这么想:“笨啊,这么明显的陷阱你都能踩进去,你的智商已欠费。”

    我不甘示弱:“绝食加一天,饮料也不喝。”

    “卧槽!你这是在逼我生气!我告诉你,我发起疯来我连自己都打!”

    “那我只能硬挺着承受你的愤怒了。”

    我的沉默让李晓很想笑:“别生气吗?我又不傻。你的举动很反常知道吗?要不是我对你很是了解,你绝对能瞒过去。”

    “怎么回事?你说。”我也很好奇我是怎么暴露的。

    “你以前信佛的,还是个宅男,怎么会认识道士。就算你认识,你上次逛街回来时的举动都很反常。你是个夜盲,晚上看不清东西,你却叫我去买东西,自己慢慢走,那时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再加上暑假的时候做的梦,那个老头穿的可是道服,这我要是再猜不出来,我可以去死了。”李晓说完后喝了一口水,然后得意地看着我,眼神非常飘。

    别说,听她这么一说,确实漏洞百出啊。被人鄙视的感觉可不好,不过被女朋友鄙视我认了。

    “你学唱歌时要是有这心思就好了,学了一晚上,星月神话都没学会,我服。”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