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神棍日记 > 六十三、婴儿怨(一)

六十三、婴儿怨(一)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鬼婴,不只是一个……

    我心里骂了一句:“这点子背到家了!”

    张素素看到我的反应,想起了前段时间遭的罪,尽管身上还带着符,可是依旧被吓得脸色煞白,不自觉地躲到我身后,背靠着墙,双手紧握着符,眼睛里满是惊恐,身体也抖个不停。

    “不想死就把防水膜撕了。”我看着张素素冷冷说了一句,张素素听后身体猛地一震,然后手忙脚乱地撕掉了防水膜,将符挡在胸前。

    “哇哇~”

    “咯咯~”

    一哭一笑的声音响起让本就害怕的张素素身体抖得跟筛糠似的。而随着这两声,屋子里原本就挺浓的阴气更加浓郁了三分。我一听,不妙!今天碰到硬点子了,这鬼婴会笑!

    鬼笑莫如听鬼哭,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通常意义上来讲,鬼是不会主动伤害人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游魂。而害人的鬼多数是因为死前饱受冤屈或产生强烈的负面情绪,这种鬼存在阳世的主要目的是报仇雪恨,只要让鬼把心里的怨气泄掉,他们就会不主动伤人。可当这种鬼再进一步,也就是成了厉鬼,那乐子大了去了。看过咒怨的都知道,伽椰子就属于厉鬼,无差别杀人,好人得死,坏人也活不了。

    哭的是恶鬼,笑的是厉鬼。我是这么理解的,今天这不仅来了个双黄蛋,还有一个厉鬼,真的是……

    我问荆:“大佬,能不能布下一个阵法,别让鬼跑了?”

    荆想都没想:“没问题,不过回去我要借你身体用用回复一下,不然我本身的法力不足以维持我的魂体。”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开口说:“大佬,如果不介意的话再布一个隔音结界如何?一个是做,两个也是做,您能者多劳?”

    “……”荆没说话,估计是被我给气着了。他布阵的时候,我能感受出来四周好像被什么切断了一样,那种感觉只有一瞬,但我还是觉得很别扭,就仿佛被世界遗弃一个样。

    “等下拼命吧,拼不过没关系,有我呢。”荆笑着给我打气。

    “大佬威武。”

    房间内的鬼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笑声停了一下,等再笑的时候笑声中多了一股子狰狞与凶残。

    张素素很没出息地晕了,我瞥了她一眼,心想:嗯,省得等会给我添麻烦。这时候我运转法力集中到双眼,顺着阴气的来源望去,一个看上去也就几个月大的鬼婴正在照顾一个更小的鬼婴,可惜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两个鬼婴的正脸。

    眼前这诡异的情景还不能吓到我,可是大鬼婴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才得以看到他的样子:这鬼婴胖乎乎的,大眼小鼻子,嘴巴一丢丢,有种虎头虎脑的感觉,挺讨人喜欢的。

    大鬼婴也看到了我,先是轻蔑一笑,然后他好像示威一般,身形晃了一下,本来乌溜溜的大眼睛瞬间变得细长而血丝密布,粉嫩的皮肤上也是疤痕纵横,显得狰狞不堪。

    他的眼神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就像一个怕蛇的人被一条毒蛇盯上一个样。模样的变化更是让我觉得有种愧疚的感觉,就仿佛他现在的下场是我造成的一般,自责,愧疚,懊恼一瞬间取代了别的想法,只想用自杀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我慢慢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剑尖瞄准了我的心脏,只要用力,我的过错就会被原谅,对,没错……

    “你冷静点啊,这是幻觉啊。”荆的声音响起一下子让我清醒了,我晃了一下还有点晕的头看着眼前的情况吓得不行,桃木剑距离我的胸口只有6公分!要不是荆叫醒我,这一剑下去,凭我的力道,刺穿心脏是不大可能,刺破还是可以的,免不了一死。

    “妈的,差点拉闸啊!”我等着大鬼婴面色不善,原本我是想尽可能劝他去投胎的,这下,我必须除掉他了。

    从荆叫醒我到我下这个决心时间非常短,而大鬼婴察觉到他的幻术失败后,两只眼睛猛地往外一凸,七窍竟流出大量的血,然后用尖细的声音对着我怪叫:“呀啊!”两排尖利的犬齿在血迹的映衬下格外恐怖,可在我眼里,这让我更加坚定除掉他的心思了。

    我对着大鬼婴说:“本来,我是想跟你好好沟通下,只要要求不过分,我都会尽力帮你完成,然后送你去投胎。可惜啊,你上来就想杀了我,不管什么原因,咱俩这是不共戴天了。受死吧!”说完,我咬破自己的中指将血抹在桃木剑上,运转法力将法力凝聚在剑上,直接向大鬼婴刺去。

    这一刺不是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下,可是大鬼婴知道挨上一下肯定不好受。大鬼婴尖叫一声,抓起小鬼婴猛地向旁边一跳,竟是躲了过去。我平时的反应速度和出手速度就很快,经过强化之后更是快了不止一倍,这大鬼婴竟然很轻松地躲了过去,还带着小鬼婴。

    虽然我不待见张素素,可毕竟是受人所托,她我是要保护好的,吃点苦头,长长记性没问题,可要是死了那就不行。我赶忙掉转方向将张素素护在身后,只要大鬼婴露出要攻击张素素的样子,我都能护得住。随后我出手攻击大鬼婴也都很轻松地躲了过去,因为我没能伤到他,他竟然对我不屑的笑了。而此时,我装作擦血,实际上蘸着血的右手中指在左手飞速画着。

    “你算什么东西?敢笑话你鲁大爷?”我暴吼一声想用语言让大鬼婴分神,紧接着凝聚法力对着大鬼婴甩出一记掌心雷。大鬼婴没想到我会法术,立刻往旁边躲去。可是这点要在我的预料之内,刚刚平刺那几次我就是在观察的行动模式,就是为了这一下,我甚至对他的反应做了不下五十种推演,而我选择的正是概率最大的一个:带着小鬼婴往右躲。而他,也正是这样做的。

    “好机会!”我心里默默给了自己一个赞,然后再次打出一枚掌心雷,目标,小鬼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