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神棍日记 > 一百三十一、交易

一百三十一、交易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一个从小因为被吓得胆子小的男人,我可以很淡定地跟你说我的黑历史:

    九岁以前,我被朱彦夫的广告吓得不行不行的,四肢断一半,噘着嘴,戴着大黑墨镜,同时播放着名为命运交响曲的BGM,怎么看怎么惊悚。我叔叔打一个电话,说“我是朱彦夫”就能把我吓得哇哇大哭。

    九岁到十四岁的时候我才刚开始摆脱朱彦夫的阴影,但因为时灵时不灵的阴阳眼(我本人不知道),我老是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阴气,再配合上我容易胡思乱想的大脑,完美,早上六点后不敢自己一人上厕所,甚至看生化危机1都怂的不行。

    直到最近几年,我的胆子才正常,可是今年暑假的一个鬼压床好像让我有点回去。

    而现在,一只不知从哪来的阴差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各走各的,反而缠上了我,这……麻痹,我有点害怕……

    “你们先去,我回宿舍拿点东西。狗子,记得帮我点一瓶白酒和干锅茶树菇,别让他们吃了,知道不!”猴子已经吓得有些精神恍惚了,所以我很大声地叫醒他,同时暗示他别说出去。

    狗子被我的声音唤醒了,哆嗦着跟上了大部队,看他走路古怪的姿势,狗腿绝对软了。

    听老一辈的人说,当你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回头。一旦回头,你身上三道防线就会消散,而这三道防线就是位于双肩和头部的阳气凝结形成的灯。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可以放心的回头,开玩笑,这里可是大学城啊,虽然时间晚了点,但还是有很多人的,所以,完全无所谓。但这招对阴差管用不,不好说,我也没经验啊,万一回过头被阴差勾了魂或者被他的样子吓着了,那可就不好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轻声说:“不知哪位大人?有何贵干?”

    “你不怕我?”声音幽幽还带着回音,但更多的是戏谑。

    “怕,也不怕。”

    “哦?”

    “我一个正常人,从小接受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虽然见过鬼,但从没见过阴差,多少,还是有点小害怕的。但我没错丧心病狂,违背天理的事,所以,我有底气。”

    “嗯……不错,不亏是那位大人徒弟,虽然实力弱了点勇气还是有的。”

    听到阴差的话我愣了一下:“我师父?”话说我这师父不大靠谱啊,我从没见过他啊。不过听这个阴差的语气好像很尊敬他啊,那我就更不用怂了。

    “不知这位大人可否现身一见?”

    “你见过我,就是上一次我来追捕逃犯,你还给我上香。你小子人很不错,懂礼貌,守规矩,很久没人给我上香了。所以,我这次来,是有事请你帮忙的。”

    我试探地问了一句:“没人?”

    “有,但都无意深究或者根本根本不在乎。”

    “尴尬。”我真恨不得抽我自己一个大嘴巴,装看不见就得了,还事后上香,这很明显是自己作的。

    我讪笑几声:“您也知道我实力低微,恐怕太难的事情我做不到啊。”

    “很简单,我这次来,是来抓捕媚妖的,她几年前刚刚害死了一个人。”

    我差点吐血:“几年前的案子您老人家现在才来?这被害人骨灰都凉了啊!”

    阴差长叹一声:“我们也没办法,人手不够,加上这里灵气稀薄,太强的阴差来了别说抓捕了,能维持自身形体不散就不错了。”

    “那您这是……”你实力低吗?没看出来。

    阴差突然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能维持自身形体不散,所以暂且附到你身上。”

    “那忙是……”

    “我要吸取你一部分法力。上次抓捕逃犯,我耗费了大半灵力,还没来得及回阴界就被派来抓媚妖。这媚妖着实可恶,害人无数,偏偏实力不低,这次我估计是玄。”

    “那为什么不直接跟王老头说一下,他实力挺强的啊。”

    阴差沉默了一会尴尬地说:“我打不过他,他根本不会听我的……”

    合着半天,我被人……阴差当软柿子捏了啊?

    WTF!

    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打死你个龟孙……一定要冷静……打死你个龟孙……

    莫名其妙的,我想起了一个表情包,心中的气愤有些hold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

    阴差一看我笑出声有些不明白,提防道:“怎么?你想动手反抗?”

    反抗?别逗了,他都说了我打不过他,虽然可以试试,不过我以后肯定没好果子吃,万一打了小的,来了大的,那不就很尴尬了?

    我咳嗽一声:“尴尬,刚刚想到了一些不该想到的东西没忍住。不过我答应帮你除掉那个媚妖,毕竟,作为修道之人,当护一方平安。”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仍对当初高远那件事感到很不爽,媚妖正是罪魁祸首。其次,既然打不过阴差,那我跟有必要从他那里赚一些便宜,不一定是实在的便宜,这才是符合课本中所说的理性经纪人嘛,我这叫学以致用,人才尔。

    阴差听到我答应帮忙很是意外:“没想到你竟然答应了?不错,如果成功,我会向上面如实禀告的。”

    “大人不会介意我带个人远远的围观一下吧?屏大人的手段一个媚妖肯定不在话下。”

    阴差听了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懂你的小心思,不过你既然答应了帮忙,本差并不介意。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若是你带的人误了大事,你可要小心。”

    我的小心思被戳穿我丝毫不觉得尴尬,这些阴差都不知活了多少年了,吏滑如油,这要是在看不出来,我可就有点失望了啊。

    不过,正因如此,活该我发一笔财,得一个名声。

    阴差思忖良久,开口道:“今晚我先附在你身上,掩饰下我的气息,到时候你先上去周旋,我抽冷子直接拿下。”

    呵呵。还掩饰气息?要是尼玛币,你这出场就差配段BGM和五毛钱特效了,明明是想吸我法力恢复自身吧?

    “好。”我没有拒绝,转身给李帅打了电话。

    李帅好像正在哪儿嗨,对面声音很嘈杂:“兄弟,怎么了?”

    “明天动手,记得来围观。给你一个报仇并且以后跟人能吹一辈子的机会,来不来?”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