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那叫喜欢吗?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那叫喜欢吗?

作者:深蓝椰子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比列格先生?

    徐楠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是罗芒有什么事情要交待自己,没想到是其他人找他。

    比列格点了点头,稍稍整理了一下法袍的领口:

    “是这样的。我正在策划一场前往南大陆的旅行。”

    “很明显,我需要一个向导,所以想要咨询一下你的意愿。”

    “至于时间嘛,大概是在三个月到六个月之后,我自己手头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完成。而且,南大陆的稳定融合也还需要一点时间。”

    南大陆。也就是地球了。

    徐楠没有犹豫,直接点头应下。

    虽然不知道这位灰鹰堡的大佬是出于什么想法想要去地球上逛一圈的,但这种机会徐楠还是不会放过的。更何况,在南大陆稳定之后,他本来就要回去一趟的。

    欣儿是不在了,可地球上,还是有一些和他有关系的人的。

    “呵呵,那就好。我这次过去,主要是想要研究一下新世界的特性。”

    “主要是学术上的考量,持续时间不会太久,所以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占用你太多。”

    比列格看上去挺高兴的样子。

    旁边的李欧蒙不由开口道:

    “你是想去看看那位天资卓绝的女弟子吧?”

    安苏丽和罗芒露出了意外的表情,虽然没有怎么动,但纷纷竖起了耳朵,一副要听八卦的样子。

    比列格略有些窘迫,倒也没有反驳。

    李欧蒙大惊失色:“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这种表情,难道是我说中了?”

    “天呐,难道我其实在预言学派方面很有天分?”

    比列格尴尬地解释说:

    “那个姑娘还没答应做我的弟子。”

    “我承认,这次去地球还是有去看看她的成分在里面的。”

    “但主要是为了调查和科研,嗯,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其余三位传奇满脸不信。

    大概他们也无法想象,会有人拒绝比列格的收徒邀请吧。

    “红红姐还是牛逼啊。”

    “这种级别的大佬求着收徒,上次的恒星对撞术,就是比列格埋下的因果……”

    徐楠又酸了。路红红天赋变态也就算了,还有这种顶尖大佬上门求收徒,简直让人羡慕的吐血。要知道,论实力和资历,比列格甚至在罗芒之上!

    灰鹰堡八曜,那是费尔兰多都需要郑重对待的恐怖角色。

    见几个朋友不信,比列格又是一波解释,可惜他的嘴上功夫明显没有他的力场法术给力,而李欧蒙这位嘴炮天王又充分发挥出了他在牌桌上遗失的天赋,好一顿嘲讽调笑,惹得比列格差点没当场掀桌子,给他来一顿传奇级别的力场法术混合乱打……

    传奇大佬对话,徐楠这个级别自然插不进嘴,只能在旁边默默聆听,做个小透明。

    “好了,不说你了,如果观测站那边有空的话,南大陆之行算我一个。我也想看看那女孩究竟是如何的天资卓绝。”

    李欧蒙得了便宜,表情显得愉悦:

    “话说回来,安纶就这么没声儿了?投影世界这事儿,你们不觉得还有些蹊跷?”

    徐楠心中也有些疑惑。

    时间一点点流逝,极光庆典已经接近了尾声。

    魔法女神安纶的伎俩就这么略显轻松地被破解了,这和他想象中的神明威能差的也太远了吧?

    安苏丽接话道:

    “我的本体刚刚在斯蒂芬桑主城发现了安纶的另外四个分身。”

    “发现她的时候,她在尝试召唤最终星界的著名星兽——死兆之牙。大概是想要利用死兆之牙攻击斯蒂芬桑吧……但被我阻止了,顺便又干掉了四个分身。”

    说到这里,她的眉目之间也有了些疑虑:

    “算上这四个分身的话,安纶这一次已经折损了十七个分身。”

    “虽然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身,而是弱等分身术的产物,可对于安纶来说,至少也损失了一千多年的积累了。”

    “如果说是利用极光之地做文章,目的是召唤死兆之牙的话,她都已经花费了这么多心血,理应制造出更大的动静来才对。”

    其余几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阴谋和算计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基于情报之上的,而且也是相对的。

    理论上来说,安纶折损了这么多,应该有更远大的算计才对——但事实上也不能这么单纯地考量。

    毕竟这一次,安苏丽首次联合了罗芒,罗芒又请动了灰鹰堡的两位大佬。极光庆典的顶尖战力已经翻了四倍有余,安纶有所忌惮也是正常的事情。

    再者说,如果不是比列格轻松地破解了投影世界的死结,那么安苏丽的本体精力极有可能被牵扯在这里,说不定就没办法及时发现斯蒂芬桑主城的星兽召唤仪式。

    一旦【死兆之牙】出现在斯蒂芬桑,这座古老的浮空城就算不陨落,也要元气大伤。

    在徐楠看来,如果没有额外的安排的话,那么安纶现在选择放弃才是最理智的。

    “虎头蛇尾倒不能证明安纶有更大的算计,虽然这确实也有可能。”

    李欧蒙撇撇嘴:“我说的蹊跷,是在于另外一个点。”

    “那个舰长迪洛克,根据徐的说法,是他生擒了安纶的分身。这事儿才是我觉得最奇怪的地方。”

    “一个投影,一个分身,看似半斤八两,但在座诸位都应该知道这两者的差异性的。”

    其余三人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确实,投影和分身,听着差不多,其实实力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那可是魔法女神安纶,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开始和奥术帝国作对的强大神祗!

    即便是弱等分身术,也有着接近传奇的恐怖实力,和可能更高的实际战斗力!

    哪怕迪洛克生前确实是传奇,也不该有这种情况出现才对。

    “我认为这个事情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安纶放了水。”

    李欧蒙总结道:“这几乎毫无可能,因为我们现在知道了,她是试图用投影世界牵扯安苏丽的注意力的。再者说了,被一个投影擒住了这也太丢人了,有损魔法女神的威名。”

    “这种可能性太低了,就好比我打牌突然开始连胜……我都不想考虑其概率。”

    “要么,就是那个迪洛克,可能并不是投影……或者说,并不只是个投影。”

    李欧蒙一波推理把徐楠给听懵逼了。

    但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有点认同这位打牌大师的看法。

    投影世界里的迪洛克表现太强势了。

    他不是消灭了安纶,而是生擒!这难度系数比击杀高了不知道多少。

    “不只是个投影……”徐楠的思维很活络:“李欧蒙先生没说迪洛克先生一定是本体,迪洛克本人应该是大概率死在了时空乱流里……”

    “但那种力量又是真实的,伴随着极光世界的消散也是我亲眼目睹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李欧蒙先生。有没有一种可能……迪洛克先生的投影存在一定的特殊性,甚至可能在极光之潮里复活呢?”

    此言一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推断有些扯淡。

    谁知道李欧蒙居然认同了他的看法:

    “谁知道呢?”

    “极光之潮号称不可思议现象,不可思议学派的首席巫师在不可思议现象里复活归来,不是小说戏剧里最常用的桥段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徐楠点了点头,他其实也希望迪洛克能真正的复活,他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舰长大人。

    几位传奇又是随意地聊了一会儿。

    他们的谈话基本上都是点到即止,很多话题听的徐楠云里雾里、不知所以;但小半天听下来,他还是觉得受益匪浅的。

    “时间快到了。”

    “准备返程吧。”

    “看来安纶真的收手了。”

    安苏丽的声音在极光之地的边缘响起。

    腼腆的预言学派首席巴博萨恭敬地向安苏丽等人行了个礼,开始召唤巫师们返回浮空艇之上。

    今年的极光之潮,算是比较完美地画上了句点。

    ……

    回程的浮空艇上,徐楠和罗芒道别之后,找到了姜苑迟,两人一道返回斯蒂芬桑。

    双方都很有默契地在瞎扯淡,没有去问对方这次极光之潮的收获。

    毕竟这种事情都比较隐私,哪怕关系再好,也不是事事都可以打听的。

    “鱼腩学弟,其实有时候我还挺疑惑的。”

    姜苑迟习惯性地咬着吸管:“你除了帅以外也没什么优点了,实力也就还好,怎么总有一些好事儿能给你撞上呢?”

    “讲道理,我有点嫉妒的。”

    她指的自然是魔法女神安纶分身的事情。

    之前在新星号上,两人分工合作,姜苑迟带着泥鳅找了安纶大半天,连个影子都没找到。徐楠倒好,跑去神圣图书馆浪了一圈,回来还捡了个便宜。

    站在姜苑迟的立场上来思考,这事儿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她甚至一度怀疑徐楠是扮猪吃老虎。

    但苦于没有证据,总不能真揪着徐楠打一顿,看看他的真实实力。

    “越好看越幸运,不是没有道理的。”

    徐楠说的义正言辞,姜苑迟无言以对。

    这次的事情还真是这个理儿,迪洛克纯粹是被徐楠的魅力所迷惑。这也说明了,超高魅力的术士在大后期也不虚其他任何职业。伴随着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徐楠越发觉得,超凡入圣的魅力给自己带来的便利是旁人非常眼红的。

    或许自己眼红路红红、姜苑迟的天赋……但她们又何尝不是在觊觎自己的颜值呢!

    “你说的有道理。”

    姜苑迟忍不住感慨道:“你现在坐在我面前,我也是越看越喜欢的。”

    “以前没戴眼镜的时候就很喜欢了,这回戴了隐形眼镜,看的更喜欢了。”

    “你那叫喜欢吗?分明就是馋人家身子!下贱!”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姜苑迟耳旁响起,她吐了吐舌头,居然罕见地没有反击。

    徐楠好奇地转头看去。

    说话的居然是一只坩埚!

    他长着一张一看就很刻薄的人脸,徐楠看向他的时候,他正揪着一个脸色有些难看的巫师的手……坩埚里流淌着红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儿。

    “你这么怂干嘛?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晕血?都知道自己晕血了平时也不弄点西瓜汁提提神顺便训练训练自己?”

    坩埚不客气地喷着那个畏畏缩缩的巫师,顺便从锅底下掏出一把小刀,在巫师的手臂上割了一刀。

    那巫师的面色瞬间就变得惨白,不过他也不敢反抗,只能忍气吞声。

    “别一副SM脸,放松点朋友,这点血液还不够我给你弄个永久秃顶的诅咒的……”

    坩埚絮絮叨叨地离开了隔壁卡座。

    那巫师显然被吓到了,眼神闪烁地向其余刚刚遭到过惨痛遭遇的同伴们确认真假。

    “这家伙有点意思。”

    徐楠刚刚这么想的时候,那坩埚突然就靠了过来,坩埚上的人脸也强行挤出来一个假惺惺的微笑:

    “伸出手来,我的朋友。”

    “友好的大炼金师霍福德需要你的血液,仅仅是检测一些数据而已,这些数据是绝对保密的,哪怕是斯蒂芬桑的大部分高层,也无法获取。”

    “算是极光之潮的一点费用。”

    在姜苑迟的解释下,徐楠明白了。

    斯蒂芬桑官方是需要大致上确认一下巫师们在激光之潮里的收获的。

    否则,历年的统计数据也就失去了参考的意义。

    这个工作通常由斯蒂芬桑著名奇物【坩埚霍福德】操刀,这家伙虽然只是个魔法坩埚,但实力不可小觑,尤其是在炼金术领域,更是堪称大师。同时,他还是斯蒂芬桑著名喷子之一,他喷人的功力可比他的炼金术强多了。

    这家伙和姜苑迟关系不错,这也是姜学姐罕见地没有反驳对方的原因。

    话说回来,数据采集的目的也是方便在之后的极光庆典落幕仪式上进行激励。

    可惜徐楠的魔力虽然增长很快,但终究没打破十二倍的历史记录,在历史上诸多妖孽里,估计也很难脱颖而出。

    “来吧。”

    他很爽快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坩埚二话不说,就是一刀。徐楠的鲜血瞬间涌入坩埚里。

    “你干嘛划这么大一口子?”

    徐楠被吓了一跳。

    “我最讨厌罗恩术士了。”

    霍福德理所应当地说。

    似乎是为了恶心徐楠,他还伸出一条舌头,在徐楠的伤口上舔了舔。

    “啧啧啧,这血液的味道,还真是恶臭呢。”

    “等等……”

    “这是……”

    “熵之书的味道?”

    突然间,坩埚上的那张脸变得无比紧凑,好像一个小写的“囧”字。

    下一秒,他突然闷头下去,疯狂地舔了起来!

    ……
友情链接:正彩彩票  凤凰彩票APP  多多彩票平台  彩天地彩票网  全民彩票平台  乐彩彩票  中乐彩平台  百姓彩票注册  永利彩票官网  四亿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