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9章

第9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跟程清蓝一起伏在矮墙后的那只犬看到程清蓝伏下身子,大约以为她受了伤,急了。回头看了看场中,发现丁一又没看到他们,那犬慌了,汪汪两声低鸣。程清蓝连忙一把捂住它的嘴。

    其他人往这边看了一眼,只看到一只犬的头部,没太在意。然而怪兽却没有移开目光。

    他闻到了她的气息,那让他有原始欲望的气息。

    “嗷——”怪兽一阵低吼,不等红老大发话,猛然纵身,连跃数步,扑向那片矮墙之后。

    丁一蹙眉,手上快如闪电,原本肩上的冲锋枪瞬间瞄准怪兽的身影。然而红老大手下数人动作也不慢,十多个枪口一齐对准丁一,让他不能妄动。丁一只能眼睁睁看着怪兽扑向矮墙后——

    “啊——”一声属于女人的惊呼,怪兽单手抓出一个熟悉的纤细身影,伏在一旁的巨犬猛扑向怪兽,却被怪兽一脚蹬开!怪兽的长舌迫不及待沿着程清蓝胸部向上舔到她的脸、她的头发,只舔得她全身发麻。瞬间,怪兽已提着程清蓝回到红老大身后。

    程清蓝简直被吓得魂都要掉了!这几天来,在她心中,怪兽就像一场噩梦,就像这个末日般的世界给她的一个警告!

    丁一的冲锋枪紧跟怪兽的身影,瞄准怪兽的头部,飞扬的眉紧蹙着,眼中全是怒意,死死盯着怪兽和他怀中的程清蓝:“放了她!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程清蓝看到他紧张的表情,心里微微的又乱又疼。然而怪兽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脖子上、肩膀上,让她心惊胆战。

    “我可以放了她。”红老大笑望着丁一,“你拿自己跟她换呀,你跟我走?我那里可是好去处……”她的目光肆无忌惮将丁一从头看到脚。

    程清蓝原本偷偷伸向肚脐的手被红老大的话吓得顿住,丁一他不会吧……

    丁一深深看了程清蓝一眼。

    左手松开枪托,举起;右手转向,枪口朝下;他竟然干净利落地束手就擒!红老大见状大喜,她身后的壮汉端着枪慢慢逼近几乎卸掉装备的丁一……

    程清蓝一下子愣住了——他竟然,真的准备拿自己来换她?

    “喀喀喀——”干净利落的数声,让所有人心中一震!

    怪兽诧异地瞪大眼睛,他原本环住程清蓝的双臂竟被怀中人划出两道血口!她快速转身,右手金属爪猛然划过怪兽胸口。

    “嗷——”怪兽一声惨叫,原本与钢铁一样坚硬的胸口,已有五道深入血肉的伤口。怪兽倒退一步,撞到了红老大,摔坐在地上,竟然站不起来。

    旁边几个男子见状,立马掉转枪口对准程清蓝。程清蓝急了,右爪猛然在空中划过一道大弧线,与此同时脚下发力,朝丁一身旁扑过去。

    “嘭——”

    “啊!”“啊!”“啊!”

    一声巨响,连同几声痛苦喊叫,同时响起!所有人目瞪口呆!丁一猛然转身往回跑了二十多米,从尘土飞扬、地面断裂形成的凹陷中将程清蓝一把提出来!那女人惊魂未定的脸上是歉意的笑:“对不起,力度和方向我还控制不好……”

    丁一却根本不理她,单手扔下她,拔腿跑回去,一个手势,所有猛犬将红老大等所有人合围,无数枪管对准包围圈中心的人们。

    包围圈中的人们极为狼狈——红老大被怪兽压在地上,半天起不了身;怪兽疼得在地上打滚,胸口的伤口冒出白烟;其他还有四五个男人也被程清蓝的利爪所伤,与怪兽一样的症状……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忽然惊恐道:“老三、老三就是这么死的!这女人下毒!”

    丁一蹙眉,身后却是一阵疾风,程清蓝跃到他身前,冲到离怪兽等人四五米的位置,几十把枪瞬间愤怒地对准了她。

    “让他们把这个吃了!”她从右腿装备的红十字小盒中掏出几颗小药丸,“快!不然来不及了!”其实她也没把握,不过只能搏一搏了。他们是敌人,可是要她就这么杀了几个人,她无论如何接受不了。当下条件反射,反而是救人。

    男人们还在迟疑,红老大却当机立断:“快!”又狠狠看程清蓝一眼,看得她心中发毛。

    服了药的怪兽和男人立刻停止了呻吟,半分钟不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胸口的伤口还在,却不再灼热疼痛,只是焦糊一片,很是难看。

    “我们走!”红老大恶狠狠地道,众人摸不清程清蓝底细,不敢久留。周围的巨犬没得到命令,依然呈包围状。红老大转身,厉声道:“丁一,你真要与我们为敌?我红勋一条命,好歹是叶老大的!你要跟叶老大宣战么?”

    丁一摆摆手,巨犬们顿时散出一条路。

    红老大等人驾车飞驰而去,广场又恢复了宁静。丁一看都不看程清蓝,转身就走。程清蓝连忙收回全身装备,三步并作两步跟上去,一把抓住丁一的手臂:“你生气了?”

    丁一猛然抽回手:“放手!”

    他铁青着脸,很不妙的感觉!程清蓝固执地抓住他的背心。

    丁一直视前方,声音极冷:“很好玩么?这么耍我很好玩么?你知不知道为了救你出来,我死了14个伙伴?它们也曾是雇佣兵!”

    “不!”程清蓝慌了,“我没骗你!”

    丁一身手如电探入她腰间,抓回她的佩枪——那是他送给她的:“我真是傻……你不再需要这个了。”他挣脱程清蓝的手,快速步入房中,“啪”关上了门。

    程清蓝怔怔站在原地,心口又涩又堵。

    脑海里闪过刚才红老大拿自己逼迫他时,他松开枪,举起双手束手就擒的模样。

    丁一……

    夜晚,照例没有星星,却有一轮新月。

    大部分犬伏在各自窝中睡了。十余只散布在各个方位值守,既要防备红老大的反扑,又要防备个别越过北面高墙的僵尸的偷袭。

    一幢10层高楼的一层,一个男人光着上身,下身穿军用淡绿色齐膝短裤,站在水龙头下,冲洗头发和上身的泥污。水珠沿着他强壮的腰背线条滚落,更衬托着他野豹般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