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16章

第16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跟红老大不一样。我觉得。”程清蓝只觉得他的目光如此深,“首先,他的手下看起来很自律;其次,我来到这里,其实很多人都认出我是女人,但是都没有对我动手;再次,其实我是有杀害他下属的嫌疑的,但是他派来找我的人,实际上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治军严谨,正直公正的人。”

    阿城的目光闪过讶异:“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大家都说叶老大心狠手辣,冷酷无情。”

    “这两者又不冲突,治军严谨的人或许就应该冷酷无情。你怕他么?”程清蓝笑了。阿城只觉得眼前似有光芒闪过,盯着她的笑容,瞬间露出着迷的神色。

    程清蓝察觉到他的失神,有些好笑,却也生出被倾慕的虚荣,心里有点慌乱害羞。她敛了笑,追问道:“你怕他么?”

    阿城摇摇头,却答非所问:“如果有人欺负你,我可以保护你。”

    你保护我?你不过是个兽人!程清蓝在心中叹息,该死的她竟然觉得跟这个兽人聊天很愉快,觉得这个兽人很温柔,甚至有点迷人。

    程清蓝假装愁眉苦脸:“说到这里,我是挺担心的。虽然我觉得叶焱大概是个好军人,但是他还从南城给自己买女人,那么好色!我是怕他会欺负我。”话一出口,顿觉后悔,怎么,有点撒娇的味道……她顿时有点自嘲,她不是纯情女学生,有些时候,也知道跟男人相处时,如何拉近距离。可是对丁一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心思,今天对这个兽人……或许是他过于殷勤,让她有些得意吧?

    她忙绷起脸掩饰,却听阿城沉默了一下,很认真地答道:“如果是你,谁都会忍不住想欺负一下。”

    他的话终是带了几分轻佻,程清蓝彻底面红耳赤。再一回神,发现阿城高大的身躯慢慢往里挪了挪,两人只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他支起一只膝盖,长臂就搭在腿上。距离这么近,她能清晰地看到他手臂上、胸膛上充满雄性特征的毛发,为干净英俊的他平添了几分野性。

    “阿城,你怎么会来到亡者之地的?”程清蓝好奇道。

    “十五岁我被父母从家里赶出来,从那时起,就一直生活在亡者之地。”阿城平淡道,“我也是士兵,守卫着亡者之地。”

    程清蓝呆了一下,父母……兽人的父母,是什么概念?却不好意思问。注意到她的表情,阿城浅笑道:“不用担心,我的父母都是人类。只是我还是胚胎时,就被注入了变异基因。”他的语气再平常不过。

    “实在难以置信!”程清蓝道,心中却有些可怜起这个兽人。她几乎可以想象出,如果不是因为变异,他该是多么英俊逼人的一个男人。

    “是真的。”阿城又往里挪了挪身子,离她半米不到,“我不对你说假话。”

    程清蓝同情心泛滥,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安慰他:“其实没什么,兽人也没什么不好。这个世界,我觉得人和兽没什么区别。真的!你比我在这里见过的许多男人都要好!我在红老大那里见到的兽人,哎,真是个混蛋!”

    “谢谢。”阿城被她的语气逗笑,继而目光肃然,“是的,没什么不好。我深深为自己的基因而自豪。”

    程清蓝看到他的目光,心中便多了几分敬佩。多好的心态呀。她伸出右手,真诚地望着他:“你好,我是程清蓝,很高兴认识你!”

    “程清蓝,叫我城!”阿城毛茸茸的黝黑右手握住她纤白滑腻的手。她的手在他掌中显得很小,他执起她的手,一低头,温热的唇轻轻一碰就走,“我的荣幸!”

    她心里一跳,便想用力抽回来。没料到他的大掌把她拽得很紧,手劲极大,牢牢禁锢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双掌中。

    “哎!放手呀!”她有点慌了,“你这样,我可要赶你走了!”

    “很温暖。”他低声道,“你的手,就像母亲的手一样柔软。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到她。”

    可恶的博取女人同情心的手段!可是程清蓝的手却不挣扎了。看着他瞬间有些漠然的目光,直觉告诉她,他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程清蓝柔声道。

    “两年前,我听说她变成了僵尸,死了。”阿城声音有点飘,抬头笑望着程清蓝,目光冰凉。

    于是那手,就被他这么握着,不忍心抽离。他的手毛茸茸的,却异常温热有力,就像他的双眼、他的笑容,有着沉稳的令人安定的力量。莫名地,程清蓝五指用力,将他的手也紧紧抓住。他神色一凛,反手将她的手抓得更紧,兽的双眸,如黑夜般深沉。

    紧紧地握着,柔软和坚韧,腻白与黝黑,光滑与兽毛,小手与大手。那交握是温柔的,却有细致而绵长的酥麻,从手掌一路延伸到心脏,让程清蓝惶惶心悸。

    “你走吧。”她轻声道,“叶焱就快来了,可能会有危险!”她不想他受伤。

    阿城摇摇头。

    “不行!”她摇摇头,“我程清蓝认你这个朋友!但是我们不过刚刚认识,彼此也不了解,我不愿意你被我连累。更何况叶焱一定很强大,你一个普通士兵,也帮不上什么忙。”

    “可是,程清蓝,”阿城的语气头一次有些不稳,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她,“有些事情,是不是跟时间长短没有关系?”

    他长着厚茧的大拇指轻轻摩挲过她光滑如玉的手背,让她的心也随着手背的酥麻而颤动。他沉声道:“虽然我是半兽人,虽然我只是个普通战士,虽然我从小被人类鄙视,被禁止踏入从小生活的南城和家。可这是我27年来,第一次想要对一个女人再多一些了解。”

    看着他隐隐露出期盼目光,程清蓝说不出一句话,心却忽然软了,软得一塌糊涂。怎么会这么柔软呢?就好像海水的浪潮,陷入软软的沙滩。

    来到亡者之地,红老大、怪兽,无疑让她心惊胆战许多日子。而丁一,那个有俊朗笑容,说要永远保护她的雇佣兵,无疑是她最大的依靠。可那没来由的呵护,若有若无的秘密,让她无法抗拒,却心生警觉。

    面前这个身份和基因都很卑微的半兽男人,一个普通的士兵,一个才认识半天不到的家伙,一个跟她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家伙,居然是这么多天来,让她最为心安和感动的雄性。两个人的手紧握着,不带丝毫欲望和企图,只是她带给他柔软温暖,他带给她温热安定。就像两个认识多年的朋友,简单地执手,互相望着。

    其实她没说出口,她也想了解他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