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26章

第26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程清蓝醒来时,天已经大亮。神清气爽的出门,士兵告诉她叶焱去了书房。

    所谓书房,是叶焱平日处理军务的地方。程清蓝走入这间宽敞书房,叶焱正立在一块大显示屏前,挺拔沉思。显示屏上是全息地图,很容易辨认出是僵尸之地和亡者之地的地形。

    因为地球多颗卫星被毁,亡者之地又没有能力重建通信网络,所以现在看到的全息图,只是静态图像。

    “在想什么?”程清蓝倚在门边问道。

    叶焱转身,目光深沉:“在想他们会躲在哪里。”他们,指的是那帮从兰仕街逃脱的强悍男人。

    程清蓝咬牙:“我会变得更强,下次遇见一定不放过他们!”在她面前杀了那么多士兵,程清蓝头一回见到这么视人命如草芥的人。

    叶焱看着她:“好。”

    明明他只说了简单一个字,可是他英俊的脸上目光灼灼望着她,竟然让她心里一抖。不自在了……

    来日方长呀来日方长,程清蓝你的三年不结婚抗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叶焱在亡者之地的兵力六千,他手下分别有陈楷辛、林渊、谢珊、红勋、周晋、朱梓六个人,其中陈楷辛负责休整部队的集训;谢珊除了带兵外还负责农场、矿场的管理。其余四人各自带兵,分别驻扎在亡者之地的边界。其中北边界驻兵达到一千五百人。

    林渊和谢珊被谋杀后,他们的队伍就一直由陈楷辛代管,忙得他焦头烂额。

    “他们已经到了。”叶焱领着程清蓝前往宅子西边的指挥部。

    “他们好相处不?”程清蓝忍不住问道。

    这个问题让叶焱很难回答。静了几秒,叶焱道:“他们敬佩强者。”他转身踏入指挥室。

    “丁一,你开窍还不算晚!”一个柔媚女声响起。跟在叶焱身后进入指挥室的程清蓝听到这个声音微微皱眉。

    五十多平米的敞亮房间,四个男人围桌而坐。其中最英俊那个,极为闲适的姿态靠坐在宽大椅子中,长腿舒展,双手抱胸,眉目含笑,令人脑海里不自觉冒出风流二字。

    身材高壮结实的红勋大刺刺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极为亲昵俯视着他。一旁其他三个男人但笑不语。

    “红勋,现在我们可是一条船上,难道你还记仇?”丁一语气有些轻佻。眼见叶焱和程清蓝进来,其他人都看过来。只有他依然维持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红勋。

    虽然隔着不到2米距离,可程清蓝忽然觉得这个噙着笑的男人有些陌生疏离。好吧她早该料到的,是她接受了叶焱拒绝了他。

    “哈哈哈!我可舍不得!”红勋似乎很享受丁一的目光,大笑着从桌上跳下来,与其他人一起,向叶焱敬礼,坐下。

    叶焱径直在主位坐下,陈楷辛朝程清蓝点点头,她在陈楷辛身旁座位坐下。

    “各位,今天紧急会议,主要两件事。”叶焱开门见山,“第一,两个人加入我们。丁一、程清蓝!”

    丁一面上挂笑,他其实跟在座的几人早就认识。程清蓝有些腼腆的朝大家笑笑,另外两个陌生男人都笑呵呵打量着她。红勋脸上自然没有笑容。

    “林渊的兵,抽出五百人由丁一来带;剩下五百给红勋。”丁一点头,红勋喜出望外。

    “农场和矿场,程清蓝先来管。原来谢珊手上的兵,还是由陈楷辛管。”叶焱接着道,他指向桌边方脸平头脸上有道醒目刀疤的男人:“清蓝,这是朱梓。”又指了指一旁娃娃脸的清秀男人:“这是周晋。”

    程清蓝倒是一怔,之前只跟叶焱提过一次希望做后勤管理,没想到他居然记住了。她忙笑着点头:“你们好!”两个男人都笑了,点点头。

    “老大!”红勋开口,“农场、牧场可关系我们的死活,她能管么?”

    叶焱面不改色道:“你说得对。所以程清蓝,我给你五天时间,你做出计划。如果大家全票通过,今后就由你来管;否则,就还是跟在我身边。”

    他其实对她,也是公事公办的。程清蓝觉得这样很好,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有把握,但是她也希望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她用力点头。

    在座几人其实都已经知道程清蓝和叶焱的关系。周晋说道:“老大,她是你的女人,我们几个没意见。但是现在六千士兵才10个女人,我怕影响士兵士气。”

    一直没出声的陈楷辛不带感情的陈述:“前天晚上,程清蓝险些射杀敌人首领成功,并且救了老大一命。”

    这事大家都有听说,一下子倒安静下来。

    “不要把我当成女人,把我当成战士!”清脆的声音响起,一直笑得脸痛的程清蓝朗声说道。

    “战士?”红勋笑了,“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还是当女人比较容易。”

    程清蓝瞪着红勋:“红勋,你也是女人,你怎么不用陪士兵睡觉?”她言辞极为露骨,倒让叶焱刮目相看;连相处多日的丁一也抬头看了看她,但是却合了在座兵旅男人的胃口。

    “我!哈哈!”红勋笑道,“老娘这么强!只有老娘挑选男人,怎么可能由男人挑选我?”

    “上次你的怪兽被老娘打伤,现在好了吧?”程清蓝傲然道,“不好意思,老娘也一样。老娘这么强,只有老娘挑选男人,不能由男人挑选我!”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红勋的脸顿时白了。其他几个男人哈哈笑了,周晋甚至大胆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叶焱,低声跟陈楷辛道:“原来叶老大是被女人挑选的男人……”

    丁一今天第一次把目光投向程清蓝,也有些惊讶和好笑。程清蓝敏锐抓住他的目光露出一个大大笑容,他目光滞了滞,敛了笑转过头去。

    “说够了吧?”叶焱终于开声,“就这么定了。下面说第二件事。”

    叶焱又讨论、布置了针对那帮歹徒的搜索和围剿计划。搜寻的士兵二十人为一小队,不能单独行动;发现敌人,兵力在五十人以上,才可以进攻;尽量不要正面武力对抗,多采用灵活手段,尽量生擒敌人。

    计划大家讨论完毕,一致认可。各人当天就赶回自己驻地。丁一当天从陈楷辛手上交接500兵力,三天后往北边界驻守。

    指挥室内,只剩下叶焱和程清蓝两人。

    叶焱还站在墙上全息影像前,望着自己的兵力分布图出神。他知道那帮穷凶极恶的男人很棘手,所以今天下达的命令也是要对他们穷追猛打,尽快围剿。时日一长,怕生后患。程清蓝望着他严肃蹙眉思考的侧脸,有些忐忑:“叶焱,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叶焱侧头看着她:“很好。”

    “会不会太粗鲁?”她纠结。

    “嗯。”

    “啊!会不会影响了你的威严?”她刚才说什么挑选不挑选的,也是没办法啊。

    “嗯。”叶焱认真点点头,“在我的军中,以下犯上的士兵,要打五十鞭子。”

    程清蓝呆了呆,只能干笑:“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兵!”

    叶焱走近她,居高临下看着:“是谁刚才说不要把自己当女人,要当战士的?”

    “那只是随口说说。”程清蓝很没骨气的推脱。

    叶焱摇头:“不行!必须惩罚!”

    不过上午十点多光景,指挥室外天空亮堂堂,任何人如果推门进来,都会撞见不该撞见的场景。好在指挥室是叶焱专用,没人敢进。

    于是叶焱便在指挥室的桌子上,狠狠“惩罚”了程清蓝。只惩罚得叶焱意犹未尽,曾经斩敌数千的男人因为之前轻率的一句承诺,此时只能沉着脸放开怀中毫无战斗力的对手;而程清蓝衣衫不整爬下桌子,已经被惩罚得找不到方向,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饿了发出咕咕叫声,她坚守的底线差点沦陷。

    三年不婚期!这才第一天,就这样了、那样了……程清蓝气鼓鼓的泪奔回自己房间,头一次觉得自己给自己制定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叶焱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起锻炼;上午到休整轮训的部队走一圈——军队的战斗力是他最紧张的;下午处理各个下属报上来需要他决定的事项;每两天他会到农场和矿场看一圈;每三天他就会去一趟北边界盯紧防务。每个星期,他还会抽时间巡视西海岸和东海岸的防务,一是怕僵尸从海里游过边界,虽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是两年来发生过四五次,游过来的单个僵尸都被士兵击毙;二是当年哈克莱星人就是从海里潜伏攻击大陆,造成了大陆的灾难。现在虽然哈克莱星人几乎已经灭族,但是也要防备万一其他大陆力量的偷袭。

    今天程清蓝接手后便要去农场和矿场,他便陪她一起。

    车子首先停在农场。

    二十三世纪,人类虽然可以通过分子技术,直接化学合成超级美味的食品。但是基础农业生产并未停止,一是各种合成食品必须要有原料;二是大部分人认为,原始食品更加美味。只是在生产技术上日趋先进,确保以极高的效率生产出大批量纯净的农产品。

    这里原本是中部一个中型农场,也是战争过后,唯一还保留了部分基础设施的农场。原本全封闭全自动化生产基地,如今只剩半个跨越数公里的封闭罩;智能耕种系统也在战时被打掉,但各项基础设施还在。

    所以士兵们需要做的,是成为“智能耕种系统”,通过人力,完成各项农耕操作。

    叶焱带程清蓝步入农场的办公区,这里也被战争荼毒,所谓办公区,只是士兵们临时搭建的平层金属棚屋。好在材料足够好,棚屋中格外清凉。

    两个军装男人坐在棚屋中,见到叶焱,立刻起立行礼。其中一个约莫四十岁,方脸木讷;另一个是二十出头小伙子。

    “秦叙、方林!他们曾是谢珊的左右手。”他指了指两个男人,又对他们道,“这是即将接手农场的程清蓝。”

    两个男人表情只愣了一分钟,都伸出手笑道:“你好!”三人握手。程清蓝笑道:“我经验不多,还希望两位多指教。”

    两人虽然不明白叶焱从哪儿找到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来接手农场,但是见叶焱对她颇为照顾,也不敢多问。

    叶焱陪程清蓝在农场里转了一圈,便驾车回去了。只说车子天黑时来接她。

    他的车远去,程清蓝收了笑容,快步走入办公的棚屋。没有什么联络感情的话,也不过多客套和寒暄,只是一项项询问两个士兵关于农场的事项,事无巨细;遇到不清楚的立刻发问,或者让两人带她现场去看。干练务实风格和不苟言笑的态度,倒让两个士兵觉得配合起来很流畅。

    到了晚上,程清蓝已经把农场现在情况弄清楚,长嘘一口气,把秦叙和方林叫了过来。

    “你们管理的没有问题。关键问题有三个。第一,士兵三个月轮流休整,过来帮我们耕种,因为衔接问题,所以导致生产环节出问题,影响产量;这个问题,我想在每拨士兵里设置生产质量控制员,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必须到农场接受你们二位的培训;第二,我们粮食产量其实挺高,但是经常波动。有时候还堆在仓库中放坏了,品种又单一。以后强化和部队沟通,他们的需求其实每个月是既定的,今后每个月统计一次库存。根据库存调整生产计划,不要没头没脑不听生产。闲时,士兵们可以生产别的种类农作物。第三,之前存放粮食的冷冻库不是被破坏了吗,导致我们存放周期不长。没关系,丁一那边有个大型储备库,今后我们要长期储备的粮食都扔过去。”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抬头看着两个男人。

    秦叙点头:“是!长官!明天我们就开始办!”

    方林也用力点头:“是!长官!”

    “好!那今天就到这里,车子来了,我也走了。你们辛苦了。明天上午我要去矿场,下午过来。”

    两人送程清蓝出去,程清蓝打开车门,一直沉默的方林忽然开口:“长官,听说你跟杀死谢珊长官的男人对过枪?”

    程清蓝脚步顿住,点头。

    “我们恨不得杀了他,替谢珊长官报仇。”方林道。

    程清蓝看着他和秦叙:“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