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33章

第33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清蓝再次醒来时,周身一片清凉的黑暗。

    伸手摁向控制按钮,灯光骤然亮起,还算宽敞的车厢内只有她一人。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她睡了足足六个小时,汗。

    她从口袋中摸出一颗清洁片,扔进嘴里。这是二十三世纪的“牙膏”,农场有生产线。她这次就带了一大包。

    又喝了一大口水,精神一振,她走下车。士兵们大多原地歇息,或坐或躺。昏黄的阳光在灰土堆积的平原上斜斜的撕扯着,给激战后的军队身上平添几分光怪陆离。

    享受特权独自一人在清凉车中酣睡的,只有她一人。

    清晨,随着磁悬浮立交桥枢纽的毁灭,正式宣告本次战斗的结束。丁一、红勋由随军医生紧急治疗,叶焱、陈楷辛带着士兵将方圆数千米都找了个遍。除了陈楷辛一开始击毙的1人,在立交桥上叶焱远射死的1人,又发现了两具尸体。说明逃掉的敌人,一共还有8个——数量不少,还可以以抵抗百人。

    爆炸过后,程清蓝当时就累极,倒头就睡。现在醒来,望着几十米外的树荫下坐着的叶焱、陈楷辛,还有受伤的丁一,她有些讪讪。

    踩着日光走过去,三个男人不约而同向她看过来。暮色下,三个男人一样的英俊挺拔,目光沉亮如夜星,倒让她略略有些不自在。

    程清蓝走过去,在叶焱和陈楷辛中间,挨着叶焱坐下。叶焱的手臂环住她的腰,垂眸:“好点没?”

    程清蓝:“我没事,一个人睡觉偷懒。还是没找到他们吗?”

    叶焱看着她:“往北跑了。”

    陈楷辛道:“已经通知了周晋和朱梓。他们往北跑,是自寻死路。”这次伏击对手,统共不过一百多士兵,而叶焱驻扎中部北部的士兵接近六千。

    程清蓝对面,丁一坐在一个树墩上,长腿舒展,一只大腿上缠着止血绷带。他看着程清蓝,脸色有些苍白,目光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程清蓝见过狂傲的他,霸道的他,深情的他,却从未在他脸上见过如此宁静的神色,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样?”程清蓝问道。

    “小伤。”丁一笑了,长眉微扬,那个玩世不恭的家伙又回来了,“谢谢你,救命恩人。”

    程清蓝摆摆手:“我不是救你,是救我们的敌人。你当时那个样子,就好像要冲回立交桥,把那几个坏蛋生吞活剥。”

    她开了个玩笑,可是三个男人都很不给面子一片安静。

    暮色更重,惨淡的大片金黄不知何时已经敛去,广阔大地只余淡淡的光亮。叶焱拥着程清蓝,低头在她柔软长发轻轻一吻:“我们回去。”

    丁一目光一直灼灼看着两人,这让程清蓝有点不自在。却听他淡笑道:“我回北边。”他慢慢站起来。

    叶焱点头,其他三人也站起来。

    丁一目光再未在程清蓝身上过多停留,转身一瘸一拐往汽车走去。程清蓝望着他静静的背影,有些怅然。

    “红勋醒了。”叶焱道,程清蓝抬头:“她怎么样?流了那么多血!”

    “她没事。”叶焱拍拍她紧张的脸,“去看看?”

    程清蓝连忙点头,快步随叶焱往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走去。

    而不远处,汽车引擎启动。丁一坐在车中,透过漆黑的车体,清晰看着那几人的举止神情。

    “出发吗?长官?”前排士兵问道。

    丁一缓缓收回目光,俊朗的脸一片冰冷。

    “出发。”

    战车在地面急速奔驰。前排士兵端坐如雕像。叶焱长臂环着她的腰,头埋在她发间,这个亲昵举动让程清蓝同学也跟前排士兵一样,像块石头一样不敢动弹。

    “好闻。”某人声音低低传来,听在耳中莫名其妙就有点蛊惑。他的肩宽厚坚实,覆住她大半个身体,莫名让人觉得安稳,安稳中有有几分温暖的悸动。

    “是个女人,都比你们男人好闻。”程清蓝悠悠道,叶焱不动,双臂却微微收紧。

    “你一天一夜没睡了,好好休息一下。”程清蓝道,“我可是酣睡了一下午。”

    “女人。”他抬起头,居高临下望着她,“小看你的男人?”他的目光夜色般沉静,又灼热得让人心慌。

    程清蓝心头一颤,为他那句“她的男人”。一直以来,他无疑是大男子主义的,领导六千人的亡者之地统治者,又怎么会软弱?即使知道她战斗力强于一般人,无论何时何地,他却将她当做弱者护着,就像是他天生的责任。

    这样的男人,大概是个好男人吧?

    程清蓝抬手,沿着他墨色双眉,拂过他线条凌厉的冷峻脸颊:“我认错,长官……”

    剩下的话,被他突然其来的吻封缄。温热的唇轻含住她的,霸道的吮吸****,片刻就离开,大概顾忌着前排的士兵。

    轻吻过后,他定定看着她,眸色分明如火。他的声音有点沙哑:“清蓝,我们的了解,还不够吗……”

    听到他委婉的意思,程清蓝心头一软,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因为她不愿,便刻意自持,每每浅尝即止,临阵熄火,居然让她觉得有点可爱了……她笑了:“对,还不够。”

    叶焱望着她,沉沉笑了:“女人……解决完现在这事,我带你去南城。”

    “啊?”程清蓝瞪大双眼,南城吗?传说中顾将军的领地,人类在大陆最后的聚集地,几乎没受到战乱侵蚀,保存着三十三世纪,人类文明与科技的南城?

    他很早前就说过要带她去南城,只是……

    “你要怎么办到?”程清蓝不由得一把抓住他胸前衣襟,“不是有机器人警卫会消灭……”

    “我能从南城买女人,进入南城也不难。”叶焱语气有些讥讽,“越繁华,越战乱,越腐败。”

    然而怀中女人的情绪明显已经被未曾蒙面的南城点燃,双眼亮晶晶,笑得也有点傻:“南城,是不是有飞船飞来飞去?大家都穿什么衣服?是不是很多机器人?我要穿什么衣服去才不会被发现?我,我可以买个机器人回来么?”旋即又抓住他的衣服:“哎哎,你怎么做到的?让他们不能发现我们?”

    他微微一怔,忍不住俯头逼近,咬她的鼻尖:“吵。”

    回到中部,队伍休整了几天。程清蓝重回农场矿场,一切顺利,按她的部署,产量和质量也有了明显起色。红勋两天后已经可以坐起来,下地却困难。

    叶焱每天都关注周晋、朱梓对敌人的围剿追击。

    前方不断传来消息,周晋守在中路,不断报告有可疑人物突破防线。由于防线广阔,周晋的人数优势并不明显。

    两天的缠斗后,周晋无奈汇报,经过数次激战,损失了十多个士兵,但对方却全数通过防线,逃入北部。

    大陆越往北,越不平坦,越是易守难攻。一向以暴戾残忍著称的朱梓,在几条必经之路上布好了天罗地网,拱手等待着。

    然而又过了两天,朱梓却一反前两日激烈不断地战报,在报告击毙了对方1人后,朱梓报告,正在追踪。

    第二天,报告在追踪;第三天,还是报告在追踪。

    连续接到几个不痛不痒看不出端倪的战报后,叶焱猛然一拍桌子:“朱梓在搞什么?!”

    他早下了军令,不惜一切代价全歼敌人。然而这一路轰轰烈烈打过去,战斗却忽然在兵力最雄厚的朱梓手上偃旗息鼓。

    陈楷辛默了片刻道:“我去北边看看。”

    叶焱点头。

    两天后,陈楷辛的消息从北边传来——

    朱梓重伤,兵力折损过百,军心动荡。望叶焱速来北面,主持大局。

    叶焱接到消息,沉默了很久,脸色铁青。程清蓝扯扯他的衣袖,他抬起脸,眸色肃杀:“朱梓这个混蛋!”

    显然,朱梓隐瞒了真正的战况。他们现在不知道,情况到底有多糟糕了。

    ——

    叶焱和程清蓝只带了几个警卫,连夜赶往北部。天亮时,他们在北部指挥所遇到等待的安池。

    “长官,您来了就好。”年轻的小伙子面带愁云,“陈楷辛长官正在前线指挥战斗。”

    叶焱摆手:“带路!”

    战斗地点并不难找,因为火光轰鸣声早已震慑整个指挥所。他们驱车驶入防区,离北部高墙还有两千米的丘陵地带。

    车子沿着不算平坦的地面行驶,一路,疲惫的士兵们扛着枪东倒西歪。时不时有担架抬着鲜血淋漓的士兵在阵地穿梭。叶焱眉头紧锁。这样的伤亡,又岂止一百?

    “朱长官昨天早上就重伤昏迷了。好在中午陈楷辛及时赶到,”安池回过头,快速汇报着,“对手很强,我们激战了五六天,损失很惨重。朱长官这几天一直很生气,想全歼了他们,再向长官您汇报。但是……不是很顺利。”

    看叶焱不动声色,安池接着说道:“陈长官赶到时,敌人已经被朱长官围在这个丘陵地带。但是朱长官中弹,队伍乱了。敌人突围我们又损失了五十多人……现在,又开打了。”

    叶焱点点头:“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