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42章

第42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0。03秒后,导弹在目标上方爆炸。那一瞬间,无论是激战中的人类还是僵尸,都不约而同停止手中的动作。那一刹那,亡者之地一片寂静。他们抬头,望着头顶被近乎妖红的火光骤然覆盖的天空。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漫无边际的熊熊大火,瞬间将僵尸墙以北1公里、以南2公里全部覆盖!

    僵尸们被烧得哇哇大叫,爬着滚着全身是火往外逃,可是早已决心赴死的战士们怎么会允许?他们狞笑着,怒吼着,完全不管自己已经被烧成一个火团,反而继续扑倒、刺死一个又一个僵尸。

    空旷的亡者之地陆地上,只听见僵尸震天的哀嚎,还有人类战士隐隐约约的声音。他们沙哑的声音兴奋地高喊着:“僵尸,跟爷爷一起死!”“哈哈!烧死这帮怪物!替我爸妈报仇!”

    ……

    僵尸虽然没有人类的智商,没有痛感,但是他们也知道怕火,从僵尸墙以北一公里处,一退再退。

    甚至连安然站在僵尸之地内的黄迪翎和其他四个男人,也怔然望着漫天火光,被巨大的热浪烟气呛得喘不过气。那一刹那,他们也忘了驱赶僵尸继续进攻。

    空气中全部是焦肉的难闻气味,弥漫整个亡者之地,顺着风,一直飘到南城。

    而在火势从僵尸墙上刚刚时,剩余的两千多人类士兵仿佛从地上冒出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登上僵尸墙,重新关闭亡者之地的大门。为了及时从两侧穿越火线,这两千多人在大火中付出了十分之一的伤亡。

    当黄迪翎远远地站在背后,驱赶僵尸部队再次来到僵尸墙下时,只看到无数人类士兵的枪炮,黑压压地对准墙下无尽的僵尸。

    又一枚导弹燃烧弹,在这一瞬间发射!

    僵尸墙以北三公里直径内,再次重复刚刚的惨剧!上万僵尸被生生烧死!

    僵尸们被打怕了、打懵了,两次燃烧弹在他们几乎停滞的大脑中造成强烈的条件反射。他们根本不敢再靠近还残余着巨大热量的僵尸墙。

    于是人类守军站在高墙上,只看到远处的僵尸之地内,数不尽的僵尸黑压压一片,骚动着嘶叫着。而僵尸的海洋,一直延伸到肉眼不可见的大陆尽头。

    人类部队终于重新关闭僵尸之地的大门,夺回僵尸墙,获得了不可思议的胜利!

    后来,参与战争的士兵们,只记得几个印象深刻的镜头。

    一是满脸胡茬、双眼赤红的朱梓长官,以死相逼,从叶焱手上夺去率领敢死队的任务。他和手下还幸存的一千余士兵,全部葬身火海。他一直铭记着黄迪翎等人从他的防线突破这个失误,所以,一世骄傲的他,用生命弥补了这个过错。

    二是大火造成的烟雾还未散去时,两个女人,第一时间率领部队登上僵尸墙。她们狂暴得像是母狮子,举着枪炮矗立于僵尸墙顶,肃杀的表情让所有男性士兵都为之侧目。

    三是在第一枚燃烧弹爆炸时,矗立于阵后指挥的叶焱,无声地脱下了军帽,静静注视着那漫天的火焰。警卫们从未在叶长官脸上,看到如此沉痛的神色。

    人类重夺僵尸墙后的五天,僵尸之地内再无攻势。只是无数僵尸依然集结于高墙远处,让所有人类守军都明白,战争还未结束。

    但是夺回了僵尸墙,占据了天时地利,虽然高墙内的人类守军只余两千五百人,但是他们完全相信,自己可以守住亡者之地!

    笼罩于亡者之地上方的残余浓烟和火色,终于散去了。然而程清蓝却怀疑,空气中刺鼻的焦糊味,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会消散。

    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连打扫战场的工夫都省了。可是程清蓝每每经过那片战场,望着将地面堆高两寸的无尽的骨灰,只觉得疼痛。

    而这疼痛,在活下来的两千多人心中,大概会永远存在吧!

    这天夜里,开完军务会议,叶焱抱着程清蓝洗完澡,等到程清蓝全身无力趴在他怀中时,他搂着她的腰,淡淡道:“我暂时不会给丁一兵力。”

    程清蓝望着他。

    “我已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叶焱道,“军中生物控制技术最好的人,就是他。我希望不是他,而且也没有理由是他。但僵尸部队突然发难,只说明控制僵尸的人,可能刚刚研究出控制技术。我想那几个逃入僵尸之地的男人没那个本事,一定有人在背后操纵。”

    程清蓝说不出话来。她很难相信和接受丁一就是幕后操纵者,但是叶焱的怀疑也不无道理。毕竟懂得生物控制技术的人并不多。可是如果让她选,她宁愿相信丁一是清白的。

    只是提到丁一,秦雪辰几天前的话又浮现在脑海里,程清蓝微微有些失神。

    叶焱如何看不出她又走神,沉默的男人不愿再多说,只是轻而易举将怀中女人翻身压住,吻遍她的每一寸肌肤。

    第二天一早,程清蓝腰酸背痛地醒来,叶焱却已起来,坐在阳台上沉思。

    原来一大早,两封信就一前一后送到叶焱手中。

    一封是由身上插着白旗的僵尸,送到僵尸墙下;另一封,则是以无线电传来的讯息。这个讯息,来自南城守备军。

    指挥室。

    “说吧。”叶焱面目沉静,“这两封信,怎么看?”

    程清蓝之前已经看过两封信。来自僵尸之地的信件署名黄迪翎,大概就是那几个男人的首领,他们的死对头。

    黄迪翎的信内容很明确:希望叶焱与他合作,共同要挟南城,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他在信中说,这一回虽然被叶焱杀掉三万多僵尸,但是他的总兵力有十万。与其两败俱伤,他建议两人合作,共同对抗南城,要求更多的资源、女人和地位。他希望能够当面谈。

    南城的信来自南城边防军最高指挥官——大尉何钦瑜。他的来信很简短,意思是亡者之地和僵尸之地的****他已经知晓。为了维护南城的安全,他要求叶焱全力配合,将僵尸之地的匪首逮捕,并且瓦解僵尸军队。

    一个软硬皆施声称愿意投奔;另一个语气傲慢却不得不寻求叶焱的帮助。

    黄迪翎号称十万,但是到底有多少兵力,不得而知;况且即使他有十万僵尸,也不可能有装备十万僵尸的武器。所以这十万之数肯定要打折扣。但是就算他手上只剩几万兵力,叶焱能否一口吃下还是未知数。

    不过他同样不知道叶焱的底细。那天的两枚燃烧弹震撼了敌军,黄迪翎也不知道,那是最后两颗燃烧弹。如今叶军占据僵尸墙,居高临下,黄迪翎只怕也不敢强攻。

    而南城军官虽然语气傲慢,但是他的立场倒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跟南城结盟。”陈楷辛干脆道,“身为帝国军官,这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叶焱点点头,看向周晋。

    周晋笑笑:“老大,我没意见。你带着僵尸去打南城,我也跟着你;你带着南城军力去灭僵尸,我就去打僵尸。”

    说了等于没说!程清蓝鄙视的看了周晋一眼,周晋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直笑。

    程清蓝一抬头,却发现叶焱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她也要说吗?她之前以为只要听他们决定就好。

    结果所有人目光都盯着程清蓝。

    程清蓝想了想,终于发现只有一个答案,很没面子的道:“我跟周晋一样。”

    周晋在一旁闷笑。

    “老大,我不同意。”红勋肥硕大掌一拍桌子,“虽然这次我们跟这姓黄的斗得你死我活,但是他提的是条可行的路!”

    叶焱漠然的眼光看向红勋。

    “我们守了两年,死了一半人。”红勋道,“凭什么还替南城守下去?南城哪支军队会有士兵活活病死没有药?哪支军队会五百人分一个女人?药物、资源、女人,我们什么都缺!我们也不用跟姓黄的一起打南城,给他们让道就好了。让南城知道我们的重要性!”

    一席话说得酣畅淋漓,彰显红勋军中女痞本色。

    程清蓝觉得有点悲催,因为她居然觉得红勋说得挺有道理……她本来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不会像战士们那样死忠于曾经辉煌的帝国。反而经过这次战役,对南城和顾将军印象更差。但是就这么放过黄迪翎,她又不甘心。

    “荒唐!”一向冷静自制不见太多表情的陈楷辛霍然站起,“红勋,你忘记了你作为帝国军官的本分!”

    红勋“哼”了一声:“我本来就不是帝国军官。我只是跟着叶老大混而已。”

    娃娃脸周晋慢慢道:“红勋说得也有道理。”

    叶焱目光缓缓扫视一周,沉声道:“我会考虑。”

    众人便不再出声。只有红勋咋咋呼呼的道:“哎!老大,你真的考虑一下,我们总这么守下去,不是办法。现在是僵尸,将来如果其他大陆的机器人、外星人打过来怎么办?我们还当炮灰吗?”

    叶焱冰冷目光看她一眼,红勋神色明显一僵,嘴里的话不由自主变成:“叶老大……听你的……”

    红勋怕叶焱,一直是条件反射呀!

    程清蓝憋不住,“噗嗤”笑出声,红勋恶狠狠瞪着她。可是同样憋着笑的周晋却更为放肆的哈哈大笑。陈楷辛却没笑,俊朗的脸上死气沉沉。

    叶焱看着几个下属,同样不发一言。

    未来的路,悬而未决。一切取决于叶焱的想法,他往北,他们就跟着往北;他向南,他们就义无反顾的南行。

    所有队伍依然原地驻扎,轮班值守僵尸墙。程清蓝倒跟叶焱过了几天清闲日子——牵着小手在满地骨灰和残骸的战场散散步;驾车沿着僵尸墙开一圈兜风;或者被沉默的叶焱老大圈在房中大半天,身体力行反复证明他的所有权……

    很没心没肺,很自在很相爱。

    只是每当程清蓝一觉醒来,望见独自矗立窗前的那个挺拔落寞的身影;或者当程清蓝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那个高大身影登上僵尸墙,眺望远方……

    程清蓝就觉得心脏有点受不了。他是在考虑未来的动向吧?所有人都看着他,无条件信任他的决定。

    他则默默的一力承担。

    叶焱,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在你身边。

    第三天下午,却发生了另一件事。

    令程清蓝头疼的秦雪辰,忽然来找她,说丁一想见她。

    自从上次见面后,丁一一直在养伤。偶尔,程清蓝也能在士兵营地看到丁一的身影。只是叶焱借口现在兵力较少,并没有给他带兵。于是程清蓝也没见他来过指挥所几次。倒是红勋有时候会提起他,问程清蓝叶焱是否公报私仇,不给丁一兵力。

    程清蓝望着面前有些焦急的秦雪辰,摇头:“我不去见他。”

    秦雪辰咬着下唇:“你真狠心!”

    程清蓝:“每个女人,都只能对一个男人不狠心。”

    秦雪辰听她这么说,语气也软了:“程长官,可是……丁一他要离开!”

    “为什么?”程清蓝听到自己干涩问道。

    秦雪辰摇头:“我也不知道。可是现在亡者之地这么危险,他要离开,我……我不放心。程长官,你能去劝劝他吗?”

    程清蓝明白过来。叶焱现在不给他兵力,他曾经的动物部队也早已进入其他部队编制。身为军人,无兵可带,也不给他任务,他不想走才怪!

    程清蓝不是个矫情的人。但是想到自己每天与叶焱相知相爱,而这个曾经救过自己、保护自己的男人,这个宣称过爱她甚至想要占有她的男人,如今却如此落寞,她难免有些愧疚。

    时隔数日,再次来到丁一暂住的病房。秦雪辰说他其实差不多好了大半。

    上楼时,楼边两个士兵站岗,向程清蓝致敬。不远处,还有一队士兵在操练。叶焱安排的监视人员,不知是哪一个?

    走进那间狭窄的病房,迎面便望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床边。他穿着一身干净的迷彩服,挺拔利落。连军帽都好端端戴在头上。

    他听见声音,转过身,右手提起床上一个军用手提袋,左手提着一把机枪。俨然已经收拾好行装。

    见到程清蓝,他缓缓笑了:“跟我一起私奔?”

    他越是笑,越是开玩笑,程清蓝越觉得不真实。

    “为什么要走?”程清蓝看着他。

    他双眸明亮,恍如初次见面般澄澈灿烂:“我看僵尸墙很难守住,趁早逃命罢了。”

    “你是不是怪叶焱不给你队伍?但是现在兵力吃紧……”程清蓝企图解释劝说。

    丁一摇头:“跟这个没有关系。”他上前一步,高大身影立刻挡住她头顶光线,居高临下俯瞰着她,“你……要么跟我走,要么就让路。”

    程清蓝咬着下唇:“可是你一个人去哪里?”

    丁一没吭声,灼热的目光却圈定她的脸:“真是奇怪。”

    程清蓝不解的看着他。

    “看来女人实在太少。”他清朗的声音仿佛天然带了蛊惑,“所以我才念念不忘。”

    程清蓝身子一僵,登时觉得脸上热辣辣的。

    “你亲我一下,我就不走?”丁一愈发热烈的盯着她,戏谑道。

    “丁一!”程清蓝板着脸,“我跟你说认真的!不要走。”

    “我也是说认真的。”丁一敛了笑,语气有些冷,“没有兵力,也没有女人,我为什么留在这里?”

    程清蓝无言以对。

    丁一迈步,从她身旁掠过。走到门口,脚步顿住。

    她听见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无比的笃定:“清蓝,你放心。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能活下去。”

    丁一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转角。程清蓝深吸一口气,压下眼眶的湿润。

    听到丁一说出跟叶焱同样的话,她只觉得难过。他跟叶焱一样,向她承诺向她保证,会让她活下去。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可是在亡者之地,一个人承诺另一个人的安全,意味着将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

    程清蓝有些恍惚的沿着那长长的走廊一步步往前走。她拐了个弯,走下楼;沿着楼梯,拐了好几个弯,走到了一层。一层大门很敞亮,阳光大面积的透射进来,让人觉得刺眼。

    她迎着阳光走出那大门,却瞥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僵直的远处。

    那里正是军营的边沿,走出去,便是一望无际的废墟。

    他站在那里,旅行包扔在地上,枪口下垂。而两个士兵站在他面前。

    程清蓝快步跑过去。

    远远的,她听见他冷笑道:“怎么?不让我走?”

    “丁长官!”一个士兵说道,“叶长官吩咐我们让您好好养病。”

    另一个劝道:“丁长官,现在外边很危险,所有人都在这里,您为何要离开呢?”

    怕他们起冲突,程清蓝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丁一,你跟我走,我有事跟你谈。”

    丁一猛然回头,直直看着她。

    程清蓝固执的跟他目光相对。那两个士兵都是叶焱警卫队的人,认得程清蓝。见她插手,也不好多说。两人对视一眼,走远了。

    程清蓝拽着丁一就往回走。

    很意外的,丁一居然没有反抗没有出声,一直跟着她走着。走了一百多米,程清蓝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牵着他!她猛然抽手,却没有成功,被他牢牢抓在掌心。

    “放开!”程清蓝冷声道。

    然而这个男人一向不把她的反抗当回事。手上的枪丢在地上,另一只手猛然用力,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程清蓝一时疏于防范,身子便被他箍得很紧,牢牢贴近他温热宽阔的胸口。他一只手环住她的背,一只手紧搂她的腰,仿佛要将她箍进身体里去。

    程清蓝胸口心跳如擂,猛然右耳一阵耳鸣,嗡嗡的声音让她恍惚了半秒钟。

    然而今日的程清蓝,又岂是往昔的程清蓝。她手臂膝盖同时发力,一拳打在他胸口,一只膝盖则猛然顶向他的腹部。

    丁一吃痛,闷哼一声,双臂却依然箍得死紧。程清蓝一偏头,看到不远处已经有两个士兵呆立原地看着他们。程清蓝又是狠狠一肘,猛击他腋下,这一下极为用力,痛得丁一弯腰。程清蓝这才猛然推开他,从他怀里逃脱。

    程清蓝的攻击力已经属于军中一流高手。这么近距离全力几下,只怕叶焱也吃不消。她后退几步,看着丁一一直没能直起腰来,程清蓝有些后悔下手这么重。

    “你不要紧吧……我,我下手有点重……”

    丁一慢慢抬起头,看着斜上方的程清蓝。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直起身子,一只手提起地上的手提袋,另一只手捡起枪,再也不看她,一步步走向前方的小楼。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门口许久,程清蓝还是呆立原地。刚才,丁一看她的一眼,让她缓不过来。

    那是怎样的一眼?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冷漠,甚至连一点点厌恶都没有。

    那双繁星般澄澈明亮的眼中,只有深不见底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