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45章

第45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程清蓝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叫!她在这一刹那根本无法呼吸,眼睁睁看着站在前面的叶焱也朝海岸线方向转过头去。

    亡者之地,日光夺目。

    海水轻拍,枪声震天!

    密集的火力,像是一张巨网,生生向叶焱、程清蓝、陈楷辛铺天盖地而来。北面,西面,无处可逃,完全是要置于死地的攻击!

    然而叶焱的反应,快过现场任何一个人!

    在明明约定同盟的南城士兵,突然将枪口对准他们三人的一刹那,叶焱左手手枪已经完成转向动作,以惊人速度“砰砰砰”连开三枪,三名黑色防护服包裹全身的士兵仰倒,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跌落悬崖——

    而叶焱根本没看右前方,右手手枪却也同时射出一排子弹,黄迪翎身旁一个男人踉跄倒退数步!

    于此同时,叶焱身子也猛的一震。陈楷辛和程清蓝反应过来,程清蓝朝西、陈楷辛朝北,机枪和手枪横扫过去!

    同一时刻,敌人的子弹也射了过来!程陈二人,一前一后闷哼一声!程清蓝被南城士兵两枪打在胸口,但因防弹吊带,并不疼痛;而陈楷辛腹部结结实实吃了黄迪翎一颗子弹。尽管如此,程陈二人却不约而同伸出手,抓住叶焱的肩膀,拖着他就往高墙后躲去!

    程清蓝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张开双臂便想将叶焱拖到自己身后保护!然而叶焱身体极沉,他极固执的牢牢站立挡在她面前,手上双枪依然猛烈喷射,让对方不敢探头!

    可是,这堪称英勇壮烈的一幕,于程清蓝眼中却是天崩地裂绝望覆顶!她脑海中一片木然,连呼吸都有些艰难。

    心中明明有撕裂般的声音在叫喊,她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颤着双手端起枪一阵乱射。眼见黑衣士兵又倒下了两个!可是,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一片兵荒马乱中,只有叶焱宽厚的背屹立如山。上面,被子弹穿透的两个弹孔血流如注。

    就在刚才的一刹那,他秒杀对方三人,同时成功躲过另外七个士兵的子弹,然而,他再也躲不过黄迪翎三人可以穿破一切防弹衣的扫射。

    “走!”叶焱怒喝一声,仿佛完全感觉不到枪伤的疼痛,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狭路相逢勇者胜!他仅凭两支手枪精准点射,就在程清蓝二人前方编织出强大的火力防守!

    可是程清蓝和陈楷辛怎么能走?!

    叶焱的强悍大概超乎对方想象,双方一时都打乱了套。一个黑衣士兵一阵疾射,另一个小个子士兵朝叶焱猛扑过来。叶焱单手就势一带,夺过士兵手上尖刀,反手划过士兵脖子,丧命的士兵顿时血如井喷,射了叶焱一头一脸!

    而满脸是血的叶焱猛然抬头,双目似要喷火,怒视岸边四个同时扑向他的士兵!

    程清蓝抑住不住的颤栗,终于爆发出沙哑的尖叫,她右手利爪猛然出击,将抱住叶焱腰部的一个士兵满头满脸划得稀烂!

    然而晚了!晚了一步,就在这时,三个士兵和叶焱,一同摔下悬崖!

    程清蓝眼睁睁看着叶焱浑身是血坠入海中,瞬间被海浪吞没!一旁的黄迪翎三人抬枪就往海中扫射!海面上顿时有深深的红浮现渲染开来!程清蓝猛然转头,身影如疾风掠过,朝三人猛扑过去。她一拳击向黄迪翎腹部,黄迪翎居然避无可避,吃痛摔在地上。她根本不等另外两人反应,猛然侧身撞向其中一人,与此同时,抬起左手枪管射向另一人头盔!

    “砰”、“嘭!”两个男人也应声倒下。

    只有程清蓝一个人站立着。数步远处,受重伤的陈楷辛也摔倒在地上,浑身是血,肠子已经从腹部流了出来,却依然抬着狂怒的脸挣扎着要爬起。

    程清蓝再不管地上的敌人,瞪圆双眸盯着了无痕迹的海面,她再无迟疑,三两步助跑,飞身便往海中跃起——

    一股大力,一股巨大的力量,偏偏在她要飞身扑救叶焱的关头,生生拽住她的身体,她的身体腾空在离悬崖边半米处的位置,被那突然的强大力量猛的拽回,狠狠摔回悬崖边!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她心头颤抖!

    腰间被一双熟悉而陌生的有力大掌紧握,程清蓝红着双眼头也不回,手肘往身后猛击!那人身子一侧闪开;然而程清蓝另一只手肘已经到他身前,他生生受了一肘,一声闷哼,双手一松,程清蓝猛然挣脱,愤怒回头!

    丁一就站在她身后,单手捂住被她重击的右胸,沉着脸看着她。

    他的双眼黑得发亮,灼灼望着她,沉静如水。

    “你干什么?”程清蓝怒喝道,眼角余光瞥见陈楷辛不知何时双目紧闭,仰卧在地上血泊中。

    丁一却不回答,一记重拳狠狠击向程清蓝的肩头!程清蓝险险避过,丁一的腿猛然揣向程清蓝大腿。程清蓝避无可避,左手枪管闪电般抬起——

    丁一的动作停住,冰凉的灰色枪管,用力顶在他额头上。而程清蓝白皙的手指,紧紧扣着扳机,她的气息很急,与他微不可闻的呼吸形成鲜明对比。

    “我会开枪的!”程清蓝咬着牙关,“你再动一下试试?”

    丁一静默了一秒钟,开口:“他死了。”

    “滚!”程清蓝一声吼震得自己胸膛发麻,右耳也同时有嗡嗡低鸣。她枪口指着丁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

    丁一却不答,身子缓缓前倾,黑色双眸锐利无比,额头反而更加紧贴枪口:“跟我走!”

    “不!”程清蓝手指扣紧扳机,双眼焦急看向海面,却只见深蓝海面上大片大片血水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浮出水面。她的心也随着那晃动的海面沉沉沉沉沉到谷底。

    “跟我走!”丁一猛然一声怒喝,额头上有青筋暴出!

    程清蓝却再不能忍受一分一秒的耽搁!她深吸一口气,枪口猛然下移,只听得“砰”一声,丁一一声闷哼,猛然倒退半步,无法置信的看着她。

    鲜血汩汩从丁一的肩头涌出。程清蓝毅然转身便要扑下海岸,却骤然听到一声沉沉的低笑。

    “要杀我吗?”他连声音都变得沙哑,然而冰凉的狠意满溢。

    程清蓝条件反射侧头看他最后一眼。然而,这一眼,却让她看到最恐怖最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不是丁一。那竟然已经不是丁一?!

    眼前的男人还穿着丁一的迷彩军装,甚至头部依然是丁一的容颜。可是那完完全全又不是丁一!

    他脖子以下包裹在军装中,露在外面的手臂、脖子、脸部,却变成完完全全的银白色!同样英俊的脸庞,她却可以清晰看到他皮肤下隐隐泛紫色的血管!

    他的眉眼依然修长挺秀,瞳仁却已是望不见底的深紫。一只长约一尺的银白色的几乎半透明的触角,不知何时从他头顶正中生出,静静不动。而他低垂的双手也已经变化,程清蓝从没见过那么大那么长的一双手,他的手指起码有二十厘米长!

    肩头的血依然在流出,只是不知何时,已经变成纯净的紫色。紫色的血!

    而程清蓝听到他身上骨肉崩裂的声音!再定睛一看,一双翅膀!一双银白色的翅膀,竟然从他背后缓缓展开。那是一双巨大的翅膀,缓缓的,迎风展开。

    而他身后,被程清蓝击倒的黄迪翎三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们恭敬的站在他身后,以追随者的姿态,端起枪对准程清蓝。

    “你……你……”程清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见过这样的人形生物,在南城帝国图书馆——

    颤抖的声音,说出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哈……克……莱星人!”

    哈克莱星人,超新星系左悬臂星座β星。于两年前被顾将军尽屠。

    而能够改变自己容貌的哈克莱星人,是那个陌生星球人数极为稀少的王族。

    原来如此,难怪丁一会出现在这里;难怪黄迪翎等人会追随他。原来,一直都是他,站在背后,看着叶焱他们,懵懂送死!

    丁一,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丁一的雄性生物,这个全身银白的哈克莱星人,猛然发力,朝程清蓝扑过来!程清蓝抬枪便射他大腿,然而他巨大的右手竟然顺势一卷,高速的子弹凭空消失!

    子弹从他手掌滑落在地上,然而他身体的速度竟然丝毫未减,瞬间便至程清蓝面前,一个手刀猛然击向程清蓝后脑。

    程清蓝只来得及看到他银白色妖异脸庞骤然逼近,脑后吃痛,眼前一黑。

    大海、太阳和悬崖的光影瞬间在眼前颠倒崩塌!

    向叶焱沉没的方向抬起颤抖的手,这是程清蓝彻底陷入黑暗前做出的最后努力。

    ——————————————————

    南城,最高统帅府邸。

    军方集中指挥室门口的蓝色光罩门骤然打开,一个军装男人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冲进来。

    “阿同!”军装男人语气焦急,“叶焱死了!”

    大约是太焦急,他竟然没有尊称“将军”。

    站立于一排巨大悬浮全息光影前的年轻将军缓缓转身,波澜不惊:“叶焱?流亡部队的头目?”

    来人——舒平南点头:“刚接到何钦瑜报,叶焱密谋率僵尸部队攻打南城!结果叶焱本人在封锁线边出现时,被守军侥幸击毙!”

    顾同静了一会儿,缓缓道:“不对。”

    舒平南挑眉:“你怀疑钦瑜?”

    顾同没有回答。

    舒平南道:“我也觉得奇怪。我们半个月前不是曾经监测到亡者之地有大规模的战斗和能量爆发吗?有理由相信,那么大的规模,一定是僵尸部队和流亡部队之间发生的。所以——我认为叶焱没理由叛变。但是钦瑜身为边防守备,他也没有理由说谎啊!”

    “僵尸为什么突然被驯服为部队,查清楚了吗?”顾同道。

    舒平南摇头:“距离太远,我们的卫星又没修复,无法观察。但是专家们认为是利用生物脑电波微控技术。不过南城守备军也许观察到了什么。”

    顾同不置可否,清冷的脸有些倦意:“随便吧。不会有任何技术,可以超越我的药物对僵尸的控制力。”

    “将军……一定要尝试这么危险的药吗?”舒平南道。

    已经有无数将领、政客劝说顾将军,直接用导弹密集轰炸,将整个僵尸之地和亡者之地夷为平地,还可以净化大陆。

    然而顾将军一直不同意。却坚持一年多时间,让科学家们研制控制僵尸的药物。

    这次,他也一样坚持。

    他抬起脸,直视舒平南。即使舒平南看惯了他这张脸,却依然被他冰寒的脸色惊了一下。

    他说:“平南,他们曾经是人类。”

    他目光眺望遥远的北方:“我们的祖先有句古话,叫做‘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先用药物改造驯服,再寻求复原成人类的方法。我不会放弃。”

    舒平南默默看着他平静的脸,说不出话来。

    “至于叶焱。”顾同道,“你秘密去查。我不怀疑何钦瑜的忠诚。但是,贸然杀死叶焱,不是他应该有的举动。有的时候,忠诚反而会让一个理智的人做出愚蠢的举动。”

    于此同时,在相隔数千里的僵尸之地。

    最古老的灰暗巨石城堡顶层的巨大房间。

    黄昏,房间正中一张大床。

    程清蓝被柔韧的高强度合金绳索牢牢锁住,固定在床上。

    某个瞬间,她骇然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