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51章

第51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个灵巧的起落,借助城堡连续的窗台,叶焱抱着程清蓝稳稳落在地面上。失散多日的两人,只是静静凝视了对方一秒,来不及说话,来不及哭泣,叶焱拔足在地面狂奔。

    因为僵尸部队全部在城堡后的营地集中待命,所以万幸,他们这条路只有几个僵尸,根本无法阻挡叶焱的脚步!

    “轰——”一声巨响震得地面都有些摇晃,程清蓝趴在叶焱肩头,看见城堡顶层突然迸发的火团烟雾,瞬间点亮了上方漆黑的夜空。

    然而,于那耀眼的、毁灭性的火光中,一个高大身影骤然展翅,猛然扑出。他的翅膀上只沾上了一点火光,丝毫不妨碍它发出极具力量的振翅声。

    巨大的黑影,猛烈地朝两人俯冲下来!

    “他追上来了!”程清蓝急道。

    叶焱脚步丝毫未顿,反而更加发力,瞬间已至数米外。而前方不远处,两个身影正矗立等待着。他们看到叶焱和他身后上空的展翅追击者,立即拔枪往天空疾射!

    然而人类的逃亡和反击,如何能阻挡哈克莱星王族暴怒的攻击?哥舒雅于空中侧身避过一连串子弹,骤然伏身,眼看极具杀伤力的长长的大掌便要抓住叶焱和程清蓝的头顶!

    可叶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奔着,背后却像长了眼睛!他骤然转身,右手火力喷薄而出!这样近的距离,即使身体坚硬不易被子弹洞穿的哥舒雅,也不得不往一侧躲闪。

    已经避无可避了,叶焱放下程清蓝,漆黑的双眸凝望她最后一眼:“快跑!”话音刚落,他举枪转身。程清蓝倒退几步,只见被火光照亮的夜空下,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头部、颈部骤然生出金黑相间的兽发,獠牙利爪,于夜光中一闪而过。

    程清蓝焦急地回头,蒙眬中只见远方两个熟悉的身影,依稀是周晋和陈楷辛。他们被叶焱和红勋救出,正快步向这边奔过来,手中的冲锋枪射出一道道急速的火线。

    程清蓝却无法遵照叶焱所说的逃跑。

    前方,已经变身的两人以零落的建筑物为遮掩,互相猛烈地射击着。他们互相咬得很紧,没人逃,没人退缩。

    两人的缠斗只是很短的时间,然而在程清蓝眼中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枪炮袭击后,两人开始肉搏!

    巨大的翅膀猛然展开,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到半兽的后方,足以绞碎一切金属的大掌猛然卷向半兽的脖子!

    然而半兽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长着利爪的铁拳狠狠击向哈克莱星王族的腹部。哈克莱星人被迫闪开,半兽也扑到一旁,猛虎的獠牙闪闪发光,嗜血的火红双眼紧盯着哈克莱星人深紫的愤怒双眸。

    半兽猛然跃起,扑向哈克莱星人——

    半兽脚下忽然一顿!

    重伤未能痊愈的半兽,已经在刚才的奔袭和对抗中气喘吁吁,如今正待发动决战的攻击,胸口的枪伤却骤然一痛,他的脚步微不可见地踉跄了一下!

    然而高手过招,这微小动作,又怎么躲得过哈克莱星人锐利的双眸?他发出一声猛烈的嘶叫,施展全身的力量,坚硬的手掌直直插向半兽的胸膛——

    时间,在这一刹那,仿佛忽然静止了。

    哈克莱星人和半兽睁大眼看着从一侧凭空扑出的女人,两颗心脏,几乎同时停止跳动!

    哥舒雅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莹润苍白的容颜——

    她就挡在他身前,挡住了他比钢铁还要坚硬锐利的手掌,手掌深深插入她左胸心脏的位置。因为太快,他察觉到时已经晚了!

    哈克莱星人的手掌,坚不可摧地穿破薄薄的军外套,穿透她的肌肉、她的肋骨,遇到坚硬的阻碍却义无反顾。就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他的手掌,血淋淋地过了她的后背!

    而她微笑着,她竟然冰冷地微笑着!因为她左手的枪管直直地抵在他胸膛的位置。这样的一个动作,或许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所以她的脸色迅速变得青白一片。

    哥舒雅眼前竟然有些发黑,她苍白的笑容都瞬间模糊。

    然而她低低的声音传来:“丁一!”

    “砰——”子弹闷声,入肉很深,他的胸膛猛然剧痛,然而他却有些恍惚,倒退一两步,木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染着她的鲜血,生生从她柔嫩的身体中抽了出来!

    “清蓝!”半兽发出凄厉的悲鸣,一把将缓缓仰倒的她抱入怀中。她努力抬眸看他一眼,饱含深深的痛惜和不舍。

    “半兽……”她的目光开始涣散,唇角却露出笑容。

    半兽满手满怀都是她的鲜血,圆瞪的赤红兽眸中是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这一霎那,他根本无法言语,只是怔怔地看着她雪白的容颜。

    “带我走吧……半兽……”她的声音更低了,她垂在身侧的手想要抚摸半兽惊恐悲痛的容颜,然而她抬了抬手,却根本没有力气做到。

    她最后的动作,半兽没有注意到,他颤抖的怀抱将她抱紧:“蓝……蓝……”

    就在这一瞬间,她身子微微一抖,被他紧握在手掌的左手,骤然一松。黑白分明的双眸,忽然凝滞了。

    半兽的身体随之猛然一抖,在这一刹那,他也忘记了呼吸。

    心脏部位被洞穿,不可能存活。

    然而身经百战的半兽却似乎不明白,他好像忘了这基本的道理。通红的兽眸慢慢变得迷茫懵懂,呆呆地看着怀中的女人。

    滚烫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猛虎惊慌的容颜滑落,滴落在她冰凉的脸颊上,最后埋入脚下的沙土中。

    “蓝……蓝……”他连呼吸都有些不稳,伸出颤抖的利爪,怀着最后一丝侥幸,抚上她的胸膛。然而那里极静,没有起伏,没有声响。

    半兽的目光瞬间呆滞了。

    她埋首在他怀中时的灵动笑靥,她将他的兽首揽入怀中时激烈的心跳,仿佛就在昨天。

    他从来没想过她的笑容会凝固,她的心跳会停止,即使这一次的灾难,他也坚信只是短暂的分离,只是上天对两人的考验。他从不怀疑,她会在他怀中,绽放一世。

    所以他来了,他来救她了。他明明从枪林弹雨、海浪滚滚中存活下来了,他明明提着枪,不顾一切地来拯救他的女人了。

    七万僵尸部队也无法令他有丝毫退缩,帝国的背叛也不能摧毁他坚强的意志,他坚信——叶焱与程清蓝,这两个不被当代历史记载和承认的名字,应当刻在同一块墓碑上。

    结婚戒指就在他的口袋中。他在亡者之地的房间里发现,思量着救她回来后,亲手重新给她戴上,亲吻她柔软的长发。

    程清蓝,他的程清蓝,她为了他在别的男人身下夜夜承欢,他是她逃出升天唯一的希望!天知道刚刚看到城堡顶层里丁一对她的占有时,他有多么愤怒!如果不是要救出她,他愿意立刻与丁一同归于尽!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做到,就在他以为即使他死在这里,她也能逃回亡者之地的时候,就在离象征安全的僵尸墙不到1000米的距离,就在他们重逢后的短暂几分钟……

    半兽颤着利爪,抚过她柔软的长发。薄薄的军服下,白皙软嫩的修长双腿在夜色中美丽得惊心动魄,然而于半兽眼中,却是触目惊心的绝望!

    “呜——”半兽猛然仰头,凄厉的恸哭之声似要将这天地撕得粉碎!

    城堡后营地中的上万僵尸被惊醒,他们被野兽恐怖的嚎叫惊得四处躲避,躲避那嚎叫中的凄厉杀意!

    然而那凄厉的兽鸣一声又一声,仿佛要用完胸膛中所有的力量,仿佛要将整个大陆彻底毁灭!

    僵尸们尖叫着,躲闪着,本能让他们开始随着那嚎叫声,一起用尽全身力气痛哭叫啸!

    于是整个大陆,瞬间被僵尸之声贯穿,仿佛漫无边际的潮水,铺天盖地地侵袭!

    紧接着,大陆上所有的动物飞禽,都被这原始的痛哭之声召唤,爆发出本能的哀鸣!

    远在南城的守备军官们在睡梦中被惊醒!亡者之地的两千士兵齐齐翘首北望!

    然而震撼大陆的悲鸣,也无法创造奇迹。在震惊大陆的悲怆声音当中,躺在半兽怀中的女人像是雕像,冰凉地静默着。

    半兽猛然止住鸣叫,霍然转头,嗜血的目光锁定远处的哈克莱星人!

    他的右胸蓝色血流如注,他却一动不动盯着半兽怀中的女人。

    王族深紫的瞳孔猛烈地收缩着,头顶银白色的触角忽然收缩弯曲成小小的一团,仿佛一碰便会爆裂开来!巨大的银白色手掌还有属于女人的鲜血不断滴落,跟他身上汩汩流出的紫色血液渐渐交汇,在他脚下晕染出大片大片黑暗的色彩。

    半兽猛然抱起程清蓝的身体,抬起枪就向哈克莱星人疾射!

    哈克莱星人的手脚却丝毫不动,枪也忘了反击,只有翅膀本能地展开,瞬间腾空数米,躲开了半兽的攻击。

    与此同时,城堡身后东北方向忽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比刚才那次爆炸的威力强大数倍,火光顿时照亮了整个僵尸之地和亡者之地!

    哈克莱星人在半空中猛然回头——那是存放大军粮食和武器的方向!竟然火光冲天!

    夜风中,传来女人粗迈的狂笑:“哈哈哈——”那是红勋的声音,在爆炸声的间隙中格外响亮清晰!

    哈克莱星人仿佛刚刚被这震天动地的爆炸惊醒,紫眸慢慢复原,于空中缓缓回头。他看着东北部被点燃的天空,又看看地面上已经跑到叶焱和程清蓝身旁,抬枪向他射击的周晋和陈楷辛两人。

    终于,他深吸一口气,不再往地上看一眼,展翅飞向被点燃的仓库!

    而地面上,半兽仿若并未察觉程清蓝的身体越来越冰冷,毅然抱着她站起,朝周晋和陈楷辛两人道:“回营!找军医!”

    已经不能言语的周陈二人对视一眼。两人都知道程清蓝的伤势——任何军医也不可能死而复生——然而他们点点头,同时伸手要接过半兽怀中的女人。

    半兽的后背,因为再次崩裂的伤口,已经湿黑一大片。然而他恍若不知,紧紧抱着女人已经开始冰凉僵硬的身躯,发足狂奔,身影瞬间隐入黑暗中。

    天明。亡者之地。

    原定开启的僵尸之地的大门岿然不动,高墙下也未出现成编制的僵尸部队。人类部队的精兵强将昨晚已经收到命令,强大的火力于高墙上虎视眈眈。

    僵尸之地、亡者之地,重回对峙的局面。

    大概因为昨晚的****,粮食武器被大范围焚毁,哥舒雅受伤,因此僵尸墙并未遭受到猛烈的报复反扑。未来的胜负,也难下定论。

    红勋率领活下来的八名好手越过僵尸墙,回到指挥部时,却只看到周晋和陈楷辛两人铁青凝重的脸色。

    “什么?清蓝她……”红勋简直无法相信警卫低声告诉她的消息,她猛然冲进叶焱和程清蓝的房间。

    房间内,叶焱坐在床边,他的腰背挺得笔直,双臂放在膝盖上,目光紧紧圈定床上冰凉的女人。

    他身上黑色的军装颜色很重,在他坐着的椅子下方,地面上赫然有一大滩干涸的血迹。椅背上也有,显然是从他身上流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