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55章

第55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亡者之地的晨光,清冷辉黄。明明是多了七万僵尸,可大地却比以前只有两千多人时,要安静许多。

    因为没有了情绪和喜怒,却还拥有智力和战斗力,这七万多人,就像冰冷杀戮的巨大武器。

    叶焱和程清蓝乘车沿着南部距军方封锁线五公里处,亡者之地的防线,巡视一圈。上一次南城大尉何钦瑜的背叛,对于程清蓝说是刻骨仇恨,对于叶焱也是沉默失望。所以虽然猜不出南城将会有何举动,他们都必须加强防守。

    车子最后停在西海岸线。

    叶焱拉着程清蓝,穿过杂草丛生的灌木丛,前面已经没有路。两人跨过几道断裂的横沟,终于来到隐蔽于丘陵背后的海湾。

    “就是在这里。”叶焱道,“我大难不死。”

    “我只能说上天护佑!”程清蓝道。

    “我舍不得死。”叶焱静静道。不再多说。可程清蓝心中却是猛的一跳。望着他依然有些苍白的脸。暮色中,熠熠生辉。

    “昨晚我见到秦雪辰了。”程清蓝低声道。他的救命恩人,他们要感激一辈子的人。却也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木偶,僵硬的眼珠,沉默的言语。她去找她时,还有士兵上门,她当程清蓝不存在,投入士兵的怀抱。

    情绪死亡,只余本能。

    叶焱微微一滞:“我昨天已经下令,她不用再服务士兵。”可是,她却依然接受士兵的求欢,也许,那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只剩我们两个了。”程清蓝深吸一口气,“一个半兽,一个机器人。”

    太阳升得更高,在深秋的海边,格外让人觉得温暖。潮水执着的拍打着海岸。在这个隐蔽的与世隔绝的海湾,两人寂静的站立着。

    “清蓝。”叶焱盯着海面,“我被父亲试图谋杀时,曾经非常难过。”他的声音很轻柔,“那时候觉得活着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可母亲舍不得让我死。为了母亲,我活了下来。那么多次战役,我居然没死。事实上我觉得默默无闻死在哪次战役中,也不错。

    后来,我却万分庆幸。幸好我命大活了下来,才能有机会遇到你。”

    程清蓝看着他冷峻的侧脸上,往日锐利的目光已经柔软下来。心中微微有些梗塞。

    “再多的苦难,与跟你相爱的幸福相比,不值一提。”叶焱的温暖目光终于移到她身上,“但是我希望你今后,不会再有苦难和仇恨。我愿意以我的生命,用我一生的苦难,换你平安无事。”

    程清蓝怔怔望着他。

    叶焱极少说这么多温柔深情的话。可今天刻意将她带到他大难不死的地方,说这些话,他的心意,她怎么会不明白?

    “再多的苦难,与跟你相爱的幸福相比,不值一提。”程清蓝缓缓重复着,心中百味杂陈。

    往日的程清蓝不可能再复原。十多天的****,像是烙印,大概她会背负一生。可是叶焱就像阳光,强势而温暖的阳光,义无反顾的扑向她。

    她有点明白过来。那大概是另一种状态。不是遗忘,因为不可能遗忘;也不是麻木,虽然早已经麻木。是将那视为人生必经的苦难磨砺,然而那黑暗背后,更重要的,是他还站在阳光里,张开双臂,等着她一起,于这乱世中携手人生。

    “我爱你,叶焱。”程清蓝凝重的道。

    叶焱深深看着她:“我爱你,程清蓝。”

    程清蓝浅笑:“但是你说错了。”看着叶焱挑眉,她柔声道,“不是你用生命来换我平安,而是我们并肩,永远并肩,面对所有苦难,分享所有幸福。”

    叶焱沉默点头,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拉入怀中。

    回到营地时,已经中午过后,木偶般的警卫兵送来午餐,两人用过,警卫报告老军医已经在门外候命。

    程清蓝低着头,咬着铁勺:“会痛吗?”

    叶焱沉默一下:“我不知道。”

    老军医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向叶焱行李,然后走到程清蓝面前,打开随身器械,拿出一根粗粗的针筒。

    “这是什么?”程清蓝问道。

    “生产针。”老军医僵硬道。

    军中随军女人如果不慎怀孕,便是这样一针下去。

    “痛吗?”却是身为男人的叶焱问道。

    老军医点头:“军中流产措施对母体造成伤害的概率较高,会极大增加今后不孕的几率。患者一星期内必须卧床。”

    “有没有更安全的?”叶焱皱眉。

    老军医摇头。

    叶焱眸色一沉:“军医,先出去。”

    程清蓝平静道:“只有这样的医疗条件,打掉吧。我的体质还不错,应该没问题。”

    叶焱望着她,脑海中却浮现那日在顾府,机器人医疗专家的话语。它看着他,冷冷道:“这个孩子有哈克莱王族变异基因,怎么,你要留下这个最后的王族?”

    没有什么比一个种族的灭绝,能更加直观的说明文明的倒退和悲哀!

    “蓝……什么种族灭绝我并不在乎。”叶焱道,“但是拿你的健康去换取仇恨,是件愚蠢的事。”哈克莱星人与地球人和平共处的时代,也曾有过跨种族的结合,五个月的孕期,平安无事。

    他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程清蓝猛然抬头看着他,却隐隐有些心疼。

    程清蓝颤声道:“即使已经生下来,我也会当着哥舒雅的面,杀了这个孩子。所以叶焱,让军医进来吧。”

    是呀,如果他还活着,没有什么比当着他的面,亲手杀了这个孩子,更能解恨的了。程清蓝对自己说。

    叶焱却看着她,沉默良久:“别冲动。我再想办法。会有办法的。”

    程清蓝看着他凝黑的眸。那里边,只有无穷无尽的温柔。

    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他低头重重吻了下来。

    不一会儿,叶焱的气息便有些急了。沉黑双眸,灼灼更盛日光。程清蓝也有些意摇神驰——

    “啊——”一声低呼,程清蓝被叶焱打横抱起,有些吃惊的望着他沉默的侧脸。他眼中是黑色的暗涌,那是极浓的压抑多日的欲望。

    “听说怀孕头几个月不可以……”她软软的道。

    却被他坚实的双臂紧抱着放在床上,看着他英俊的脸慢慢覆下,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逼近。

    “我只是抱抱你……”他的声音很低,封住她的唇。

    当亡者之地和僵尸之地同时寂静下来,时间便变得空旷,叶焱和程清蓝在亡者之地的固守,也有了长相思守的味道。

    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毁灭,或许是战争。可连叶焱也不去提,只是每天抓紧部队的融合和训练,每天巡查确保四面防线万无一失。

    这日叶焱回到营地用午餐,却不见程清蓝的身影。问起警卫,警卫答道:“夫人和红勋一起去矿场了。”

    叶焱不禁想起昨天晚上,她有些脸红的扑到他怀里,仰着脸问他:“哎……怎么所有人都叫我夫人,不叫我程长官了?”

    那时,他摸摸她的头发:“我的命令。”于是看到她眼中的柔软羞涩。

    这样,很好。往日那个充满活力、一往无前的程清蓝,似乎在一点点的回来了。尽管眉宇中总会有一丝阴霾,尽管似乎对他更加依赖——可是,他要的,已经足够。

    挥退了警卫,叶焱独自驾车来到矿场。在守卫指引下,看到堆的很高的矿石顶端,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踩着黑色矿石走近,程清蓝和红勋立刻发觉,转头看过来。红勋马上反射似的跳起来行礼,她则还坐在脏兮兮的矿堆上,抬眸看着他。

    他走过去,把她捞进怀里,示意红勋一起重新坐下。

    “在做什么?”他盯着她水润的双眼,那里面有小小的火苗。

    她滞了滞:“我在试图找回以前的红勋。”但却没有奏效。

    “阿同也该有进一步的行动了。”叶焱道,“不知道他还认不认我这个哥哥,还是会跟父亲一样。”

    “那就别见他!”程清蓝立刻道。

    叶焱望着她笑:“如果不见他,这个结怎么打开?如何找到让红勋他们复原的办法?”

    “顾家人果然固执!”程清蓝道,“反正你们见面那天,我埋伏起来,如果他对你不利,我就立刻杀了他。”

    他们所在的大陆,相对于机器人占据的西大陆,被称为东大陆。

    与东大陆南北城之间的平静和蓄势待发不同,数十、数百、数千散布于其他六大陆的温驯的哈克莱星奴隶、平民,于三天前,不约而同的开始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疯狂逃亡。

    各个大陆,沉睡于地下或海底的看似废弃的母星战舰悄无声息的上升悬浮于海平面。而哈克莱血液牵引着所有的逃亡者往战舰拼命奔袭。

    短短几天时间,无数哈克莱星人在逃亡中被各个种族的统治者屠杀——统治者们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但有更多的人逃到了沉睡经年的战舰,抚着满是铁锈却光辉夺目的庞大飞行物哭泣。

    那代表着传承亿万年的星源,正在释放不可再生的能量;代表着有伟大的幸存王族,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休眠状态,启动星源获得能量;当所有战舰同时启动飞入高空时,王族将重新苏醒。而星源将会不复存在!

    星源的存在,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因此,他们感到恐惧,可更多的,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激昂。

    而借助星源物质发出的王族讯号,如咒语般响彻他们的脑海——

    “以王室第七王子之名,我,哥舒雅,于银河系17593号蓝星东大陆,召唤宇宙流亡的同胞。我即星源;我即哈克莱族的希望——复兴,或者灭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