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65章

第65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焱坐在舱顶悬浮椅,指间一根香烟,身旁坐着同样沉默的哥舒雅。

    夕阳西下,海面上火红绚烂的晚霞喷薄晕染成磅礴的壮观画面。这里的天空比东大陆要澄净无数倍,从碧蓝到灰黑的天色,像人的脸色,生动而缓慢的变化着。

    统领前线两大军团的男人,刚刚在指挥室中结束关于防守的讨论。叶焱控制大局,哥舒雅才思敏捷,让其他军官甚为钦佩。却没人料到,两个男人此时却是半阵无话。

    “她活着。”叶焱忽然说道,将燃尽的香烟踩熄。

    哥舒雅侧目,人形的他少了银白色的煞气,更多是俊朗温和。他温和道:“她不会死。”她像钢铁一样顽强,怎么会轻易赴死?

    叶焱微眯着眼:“孩子没了。”

    哥舒雅手上的烟正要含进嘴里,立刻顿住。宽阔肩膀,高大身躯,瞬间僵直。

    那天她被掳走时,满地紫红的血,已让他不抱什么期望。可如今叶焱亲口证实,哥舒雅却有些难以相信。

    “她活着就好。”哥舒雅猛吸口香烟,英俊的脸上竟然泛起笑意,“她什么时候回来?”

    叶焱居然伸出长臂,拍了拍哥舒雅的肩膀,平静道:“很快。”

    “孩子没了也好。”哥舒雅刹那有些失神,“那段时间她身体并不好……”

    叶焱双眼直直望着海面。

    “对不住,叶焱。”哥舒雅终于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他的声音从麦色的粗粝指间飘出来,“我只是想,这么个女人,不够妩媚也不够机灵。怎么就是得不到?”

    叶焱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悲凉的声音:

    “我不知道,失去他的孩子,我为什么会那么难过?”

    血红双眸闭了闭又睁开,从来都是坚定的一往无前的相爱。而今,胸中却有陌生的钝涩的微痛,丝丝缠绕折磨。明明她爱的是他,坚如磐石。可哥舒雅自嘲的话,却同样响彻他叶焱的耳际:

    怎么就是得不到……

    然而清明的双眼却没有一丝犹豫。她是他叶焱的女人,哪怕她对丁一也动了心,哪怕她把自己改造得面目全非,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决战,就快要到了。”叶焱静静道,“哥舒雅,人类和哈克莱星人的复兴,在此一战。”

    哥舒雅点头:“在此一战。”

    正要再说起潜入西大陆时关于对方战力的见闻,叶焱却只是掀了掀嘴唇,没有声音。

    察觉到他的失语,哥舒雅侧眉:“什么?”

    叶焱却猛然伸出双手,抱住自己的头部。

    痛,忽然袭来的晕眩疼痛,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突然爆发了。叶焱身体一向康健,此刻只觉得头疼欲裂,眼前一阵发黑,连胸口心脏也跳动得极为猛烈,竟有几分惴惴不安的感觉。

    “大约是改造后的副作用……”叶焱双手慢慢松开头部,那痛感来的极快,维持了数十秒,却又突然消失了。

    哥舒雅目光一敛:“你何必改造?”

    然而虽然怀疑是改造的副作用,叶焱心中却莫名冒出一个名字:“顾同。”

    “阿同……”叶焱低喃,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猛然摁下椅旁呼叫器,“帮我接通阿同的指挥舰!”

    然而当远在东大陆的指挥舰接到前线的呼叫时,却只是报告主帅还未归来。指挥舰上警卫呼叫顾同的随身装备,却发现无法接通——当然无法接通。所有的无线电和频谱信号,都被维拉的电网系统屏蔽。

    远在前线的叶焱转而联系到了舒平南,几乎是用怒吼的声音,让舒平南立刻派人去寻找顾同!

    然而此时离下午四点,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维拉的营地,已经重新回归平静。

    夕阳惨淡落入远处海平面。青黑的天色让大陆上一切景物的轮廓模糊。地上四处都是破碎的金属块,间杂着人类的血肉。七千多机器人士兵数量减少了几百,却依然浩浩荡荡层层包围着。

    十个武装机器人,再次沉默着压上来。何钦瑜举起枪,双眼却看不太清晰。然而这并不妨碍他的声音比骨头还要坚硬:“将军,我永远忠于您!”

    他大喝一声,一阵扫射过去!十个机器人倒下八个,他也缓缓仰倒,不屈的双眼圆瞪着,像一头被猎杀的狮子,再无法动弹。

    他的身后,唯一的顾同,大陆最强战斗力的生化人将军顾同;刚刚杀掉上百机器人却被六千多机器人团团围住的顾同,全身是血却依然英挺的矗立着。

    他抬眸看了看西边的海面和天空。

    “大哥,替我报仇。”低低的声音明明只有自己能听见,他却坚信大哥可以听见。

    他所在的周围,无数机器人举起了枪。他也举起枪,瞄准了远处的维拉。

    “砰——”他身体微微一震,然后紧接着连续的射击声,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他努力睁了睁眼,却再也找不到机器人群中维拉的身影。

    是了,每一个都是维拉;每一个却都不是维拉。

    眼前这六千多个机器人,没有本质的不同。是他和大哥都以为,还有一个维拉,效忠他们顾家一世。却原来维拉身上,那若隐若现的人性,只是他们的错觉。被病毒感染的机器人,立刻化身杀戮机器。

    最后一只忠于人类的机器人力量,不复存在。

    人类的悲剧命运,是否在遥远的历史中,便已注定?

    ——————————————————————————

    入夜时分,却刚好是维拉雷霆手段展开的伊始。

    以维拉的身份为掩护,派遣机器人士兵潜入每一位将领的军营和政要的住宅,轻而易举的俘虏。

    一个晚上的时间,失去了这一批人,整个王者之城仿佛失去了脉络,虽然一切还在隐蔽中进行,然而王者之城对于维拉,已是唾手可得。

    按照邢松指令,维拉将这批人,秘密运往前线,交给邢松作为俘虏和筹码。其中,包括从顾同指挥舰获得的来路不明的女人。被病毒感染的维拉,并不能辨析出克隆人,而将这个女人定义为叶焱和哥舒雅心爱的女人——程清蓝,一同运往前线。一天后,当邢松在一群男人中看到这个昏迷的女人时,也以为就是程清蓝本尊从西大陆逃了出来。机器人统领只是沉默了一下,将她留在了自己的军舰上。

    上尉舒平南,却在这个秘密席卷全城的逮捕行动中,奇迹般的逃脱了。

    或许是因为叶焱提前传递给他的焦急指令让他心生警惕,或许是上天要将他掌握的顾同遗嘱送到叶焱跟前。总之,当这天夜里两点钟,叶焱接收到舒平南的全息图像时,巨大的不安涌上他的心头。

    “叶将军,我是用顾将军秘密通讯系统与您对话。”舒平南年轻的脸上竟然有泪水,即使背景一片黑暗,却挡不住他脸上晶莹的光亮。

    “阿同呢?”叶焱的声音头一回有些颤抖。

    舒平南几近哽咽:“将军去了。”

    叶焱暴怒:“你说什么?!”

    舒平南打开手中的液晶光卷:“叶将军,这个系统与顾将军的脑电波联系。只有他脑死亡状态,才可能开启……”多年征战的上尉几乎费尽了力气,才说完这几句话。

    光卷在空中慢慢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像。那是全息图像,与舒平南并肩站立。

    “我,顾同,以帝国残军元帅的名义,立下下列遗嘱。如我于战争中阵亡,或因疾病而死去。将由我的胞兄顾城,完成我的遗愿。如顾城也不幸阵亡,则按以下次序确定我的继任者:何钦瑜、舒平南、祁连、维拉。”

    “到底……怎么回事?”叶焱一字一句的问道。顾同怎么会死?那个大陆战力最强的胞弟,怎么会死?

    听舒平南叙述完前因后果,叶焱陷入了沉默。远在数千公里外的舒平南,只看到冷峻的男人赤红双眼,仿佛夜一般冰冷恐怖。

    过了很久,舒平南才听到比顾同将军要低沉沙哑得许多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死。”

    他抬起赤红双眸:“顾同不会死去!守卫,立刻把最好的医生叫过来!”

    舒平南震惊的望着他:“叶将军,你……”

    叶焱坚决道:“阿同是南城几十万人的希望。他不能倒下,不能死,否则再也没有一个人类士兵,愿意继续与机器人战斗。舒平南,你去想办法,天明之前,顾同会向全民发表第三次宣言。”

    舒平南咬咬牙,点点头。

    光影收敛,全息图像瞬间消失。金属舱门打开,医生走了进来。

    “改变肤色,很容易做到吧?”叶焱道,“如果传出去,我立刻杀了你。”

    ——————————————

    清晨5点,王者之城一如既往的安详平静。早起的人们,却发现有些不同。

    街上的机器人巡逻队数量,忽然变多了。各大政府机关纷纷发现首脑没有出现,军队中的高级将领,一个也没有看到。

    在此焦灼战时,他们却集体缺席,明眼人立刻觉察出不一样的味道。

    然而却只能等待,于这战火中的孤岛。

    宣判的时间来得很快,仿佛晴天霹雳,无情击碎每一个因为前几天的胜利而兴奋的人类的梦想。

    每一个巨大的露天液晶屏、每一幢高楼之下,都有红色的眼睛注视;象征机器人部队的红色兰花标识,瞬间遍布整个南城。

    属于机器人的冷硬声音,在清晨五点十分,响彻王者之城每一个角落。

    “顾同已死。今时起,机器人接管东大陆。”

    ————————————————————

    东大陆先是震惊,然后是沉默,之后,是激烈的反抗——

    顾将军已死?怎么可能?要顾将军出来,跟我们说话!

    维拉,你这个叛徒!军队决不投降!绝不!

    尽管维拉在宣布消息前,已经控制了城中重要设施和军队,然而居民区、商业区和军队驻地,依然无法避免的爆发小规模的暴动。

    只是此时的南城更像一具瘫痪的机器,民众和士兵即使有愤怒,全局却在维拉掌控之中。

    如果不是顾将军的影像和声音第三次出现在民众的眼前,这个城,就险些真的完全落入维拉手中,任谁都再无回天之力了。

    顾将军的第三次宣言,就在六点整。

    属于顾将军的英俊容貌闪现在所有通信和视频设备上时,机器人维拉正好站在某处军营之外,指挥封存弹药。

    空气中光波闪现,军用透明显示屏猛然亮起来。黑色金属机器人暮然回首,看到屏幕上一副巨大的赤青的容颜。

    这一刹那,不光维拉,整个南城,都静了静。

    “我是顾同。我没有死。”

    维拉赤红双眸盯着屏幕中同样具有红色眼珠的青面男人,大脑精准的定义:他不是顾同,他是顾城。

    然而……

    “叛徒维拉,你假传我牺牲的消息,密谋夺取南城。人类不会饶恕你,顾同、顾家,不会饶恕你。民众们,士兵们,你们的长官已经被维拉逮捕。请拿起你们的枪,保护属于人类的大陆!”

    维拉盯着屏幕上熟悉的人影,四周猛然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和吼叫声。

    “封锁信号!”维拉下达命令,很快,所有屏幕上的人影被定格,不再有新的视频传来。只是维拉全身,再次发出隐隐的嘈杂的运转声。

    熟悉的晕眩感再次侵袭了维拉精密的大脑。热,而且混乱。维拉艰难抬头,望见屏幕上那熟悉的人影。那是顾城?不,那熟悉的青面人,明明是顾同。

    顾同这个名字,像是咒语在全金属头颅中穿行呼啸。断续的波段和符号,混乱的充斥进记忆轨道——

    人类不会饶恕你……顾同不会饶恕你……

    杀了顾同,夺取东大陆……这是最高指令……

    你是人类最忠诚的卫士……保卫顾家,以十字兰花的名义……

    维拉,我要死了。好好照顾我的儿子……记住,你的新主人,顾同……

    维拉,永远,永远不要背叛顾同,背叛人类。这是你的终极指令,哪怕毁灭,也不可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