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66章

第66章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脑的芯片越来越热,几乎可以听见细碎的濒临崩溃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逐渐消融。维拉不自觉的抬手,拂过有些模糊的眼睛,却发现金属手掌上有红色的液体。

    维拉微微一怔。

    身体里面太热了,眼球的红色晶体金属已经开始融化。人类说的泪水,就是这样的吗?

    机器人维拉,朝着巨大显示屏的方向,微微扬起了脸。黑色金属筑成的毫无生气的脸上,两道红色的液体从眼睛的部位缓缓流下。

    一旁的机器人侍卫也看得呆住,金属大脑无法替它分析,那红色的液体是什么?

    身体中的轰鸣声忽然停滞,它双眼中的血红色同时褪得干干净净。只余金属脸颊上两道血痕,只余白色透明眼球,仰望着远方上空被定格的青色面容。

    白色的轻烟,从它头顶缓缓升起。身旁的机器人侍卫上前一步:“长官……”

    “轰——”一声巨响,没人看得清发生了什么,瞬间便是火光崩裂、粉身碎骨!烟雾弥漫之中,黑色金属机器人终于因为不堪互相矛盾的指令的重负,系统崩溃,全身爆炸!

    一旁的机器人侍卫被炸伤,再抬头已经找不到长官的身影。只有地上,黑色的金属碎片洒落一地。远处有人和机器人,纷纷看过来,他们却不知道,谋杀顾同、主导这次偷袭的头目,在再次见到死而复生的顾同面容时,终于崩溃。

    失去了最高统帅的机器人部队,缺少指令的来源。而舒平南立即秘密联络各个军队,对抗机器人的镇压。

    东大陆的局势,重新陷入混乱。

    当这个让人无法愉快的消息传到前线邢松处时,总统领大人沉默了半分钟。

    “决战吧!”他说。迅速解决战斗,然后攻入东大陆,此时是最好的契机。

    “把那个女人押到前线。”他说,“那个胆敢叛逃的家伙。”

    ——

    同样的消息传到叶焱处时,他只是抬头望了望上午温暖的阳光。海平面温柔而平静,海浪声仿佛女人无尽的低语。

    他摁下与哥舒雅的通话键:“决战,应该就在今晚了。”

    人类晚上不能视物,机器人却毫无阻碍。邢松要趁机攻入东大陆,今晚是最好的契机。

    两军,隔着二十海里对峙着。

    叶焱站在指挥舰上,身后是人类全部的武装力量。巨大的海陆空三栖军舰在他身后一字排开,于波光水色浩淼空间中甚为壮观。

    然而他却有些失神——已经过去几天了,她还没有回来。即使他笃定她的勇敢坚强,但是此时也有一丝不确定。脑海中浮现她血红的双眸。

    这个固执的女人。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傍晚时分,敌军发动攻击前,海平面上却投射出一幅庞大的全息影像。

    两军数十万人,一时间都被那影像所吸引——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穿着吊带热裤,跪在金属舱中。

    泪水侵蚀了她亮丽白皙的面容,她双手双腿都被绑着,怯生生抬起脸。

    人类指挥舰上,叶焱身子一僵;数海里外哈克莱军团指挥舰上,哥舒雅双眸染上重紫颜色。

    清蓝!他们同时在心中惊呼失声!

    “程清蓝,叫他们投降!”画面之外,一个声音冷漠道。

    跪在地上的女人却一脸茫然无助,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柔软无力:“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你不说,我立刻杀了你。”那个声音却毫不留情。

    女人瞪圆了黑色的双眸,只能朝着面前的虚空,发出惊慌的声音:“投降……你们投降吧……”

    笑声响起,属于邢松的冰凉如水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叶焱、哥舒雅,你们的女人在我手上。要看我怎么****她吗?放心,我会让她跟你们一起死!”

    三军为之一静。

    叶焱面上青色更甚,已经替代了顾同身份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克隆人的存在。然而那黑色的双眸和与平时的程清蓝截然相反的怯懦语气,却让他心生疑惑。

    然而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上露出惊恐神色,却依然让他心中梗塞难当。他定了定神,立刻通话哥舒雅:“这个是假的清蓝。可能是机器人。”

    “我知道。”那一头的男人深吸了口气,慢慢说道,“清蓝绝不会屈服投降。”只是即使觉得是假的,依然心中骤痛。

    出师未捷,帅心已乱。

    邢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无情的手掌挥下,第一排炮弹,精准的射向二十海里外的联军舰队!

    人类和哈克莱星联军,与机器人的对决,于这天夜里打响了。

    ————————————————

    前线全力对攻的同时,机器人的大本营——西大陆上空,却响起了急促的警报!

    然而警报却已经无法传到陷入剧烈战斗的邢松手上。

    一百架新型战斗飞机腾空而起,每架搭载五十个精密装备的新型机器人。这种机器人没有顶级战斗机器人那样精密复杂造价高昂,战斗力却远胜低级战斗机器人。他们甚至拥有初级的智能模拟思考系统,单兵作战能力得到显著提高。

    由于机器人互不攻击指令的限制,西大陆机器人又无法及时得到邢松的权限攻击这支战队,只能看着一百架飞机远远离开大陆,奔赴前线。

    程清蓝穿着蓝色军服,肩上是机器人部队的红色兰花标识。她坐在战队核心位置的指挥舰上,金色金属舱平稳飞行。她的身后,五十个最精锐的机器人战士警惕的透过探测仪注视着舱外的动静。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云影波光,绚烂无边。程清蓝想起清晨与邢绫漪的对话——

    那时,邢绫漪躺入了冷冻仓。而她,单膝跪在舱边,右手按在自己左肩的血色兰花标识上。

    “我以绫军的名义,向您起誓。这支军队,既不忠于人类,也不忠于机器人。它存在的唯一目的,是阻止战争的发生,将邢松,安全的带回您的身边。”程清蓝一字一句的虔诚说道。

    只有进入冰冻休眠状态,才能阻止邢绫漪的死亡。她甚至来不及见前线的邢松最后一面。然而在休眠之前,将最精锐的五千兵力交给敌对方的程清蓝,这要多大的信任才可以?

    忠于程清蓝的程式被输入每一个机器人,程清蓝毅然为军队起名——“绫军”。

    听着程清蓝的话语,精神已经有些涣散的邢绫漪微笑了:“不必发誓。我相信你。”

    程清蓝赤红的双眼有些疼痛:“我一定会让邢松回来见你。”

    在那之后,邢绫漪的的面容,便在透明的金色冷冻仓中,恒古不变的静止了。冷冻修复状态中,她或者会死去,或者会重新苏醒。她自己也没把握,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邢松,还有她生的希望。

    这个讯息,远在前方的邢松,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却还全然不知。

    程清蓝望着远方依然平静安详的海面,模模糊糊的想,人类和机器人,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

    彼时,机器人与联军间的战役,正进行到最艰难的时候。邢松与叶焱,两个同样军事才能卓越的将领,倾尽全力,也不能从对方那里讨到什么便宜。于是在诸多试探、陷阱和偷袭之后,双方陷入实力的比拼。

    从傍晚到午夜,当程清蓝的绫军飞抵战场外围五十海里处时,深黑的海面上已经堆满了尸体,空气中满是硝烟和血腥的刺鼻气息。

    绫军就像一把匕首,安静诡异的加入了战场。

    最先觉察出这支部队的是机器人一方。根据同源机器人互不攻击的基本指令,当绫军飞过机器人军舰时,军舰不得不熄火。

    然而他们也不攻击人类。看到被杀到绝境的人类军舰,反而还会上前逼退机器人舰队,救下人类幸存者;

    他们也不攻击机器人,当一搜机器人军舰被三只人类军舰在空中包围时,十艘小型绫军战舰突然加入,威慑人类军舰不得不后退。

    而高高飞过的指挥舰上,程清蓝漠然扫视过战场。正要按照计划阻止邢松继续战斗的她,猛然看到东部一处焦灼的战况。她沉默了半秒钟,立刻下令:“冲下去!”

    小巧灵活的指挥舰身后,跟着五艘战斗机,立刻俯冲下去。

    那处海面上,一艘巨大的军舰已被三个重型机器人团团围住。军舰上十多个炮口已经熄火,正中破了一个大洞,海水正迅速填满整个仓体。

    重型机器人扬起巨大的手掌,猛然拍向船舱!细小的银白色的哈克莱星人四散逃窜!夜色中看过去,船体上四处是粘稠的液体——那是哈克莱星人最后的血液,正在一点一滴流尽。

    “攻击!”程清蓝跳上舰中的光电飞行器,与身后三十个机器人一起,在指挥舰的炮火掩护下,飞扑向哈克莱即将沉没的军舰。

    军舰上乱成一团,船体正在逐渐下沉倾斜。三十个机器人将跌落甲板上的银白肤色的人们拉上各自的飞行器,飞回指挥舰。程清蓝暮然抬头,却只见一个银白色身影,猛然扑向其中一个重型机器人。

    她胸口一滞。

    重型机器人是巨型杀戮机器!然而那银白色的战士却丝毫不惧,以幼小数倍的身躯,毅然扑上去。炮火已经不能队重型机器人造成伤害,那战士手中亮光一闪,一把尖刀猛然划向巨型机器人的脖子部位——

    程清蓝眼角余光一闪,瞥见另一个重型机器人,在银白色战士的身后,抬起手臂的机枪瞄准——

    可程清蓝怎么会让它射出致命的子弹?

    红色的飞行器骤然平地拔起,疾冲向意欲偷袭的巨型机器人。矫健的身影于那飞行器上猛然扑出,“哗”一声轻响,手臂幻化为削铁如泥的尖刀,猛然刺向巨型机器人用于指挥身躯的芯片大脑——

    “砰——”

    “砰——”

    两声巨响同时响起,成功击倒了一个重型机器人的战士猛然回首,比一般族人高大许多的身躯上,英俊的面容在海水浪花后骤然清晰。

    炮火掀天,海水翻滚。

    程清蓝站在重型机器人倒塌的身躯上,静静望着他。

    深紫的双眸在黑夜中熠熠生辉。有些发白的光影笼罩着王的身躯。只是一瞬间的凝望,却仿佛一生那么久。

    程清蓝看着他深沉如海的双眸,他的身后,族人的尸体铺满了一片海洋。

    心中陡然一疼。原来,已经不恨了。

    或者,从未恨过?

    然而下一瞬间,那个银紫的身影仿佛离弦的箭,骤然展翅飞起,还未等她看清他的意图,巨大的黑影便笼罩下来。

    她落入一个有些熟悉的冰冷怀抱。有些僵硬的双臂,巨大的银白色手掌,紧紧将她箍入怀中。

    她停在半空的尖爪,变形恢复手掌。然而这高大的哈克莱星男人几乎将她整个包裹住,她被他抱得身体腾空,双脚无法着地,双手只得抱住他的背。

    于是那宽大结实的背明显的僵硬了。

    “该死……”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仿佛从远古传来,“红色的眼珠,红色的兰花。下一秒钟,你是不是要击穿我的胸膛?机器人女人?”

    然而,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秒,却依然忍不住,拥你入我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