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君子好囚 > 第71章 番外之邢氏夫妻 下

第71章 番外之邢氏夫妻 下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天之后,邢绫漪坚决不允许邢松跟自己有“不正常”的举动和关系。邢松拥有比人类还发达的智商,却不能理解为何邢绫漪不肯跟自己分享“甜”的“吻”,事实上在“吻”的时候,她明明也的各项生理反应表示,她也兴奋了。

    不过她的指令,他无条件遵守。

    直到,她自己首先破坏了这条规矩,而且破坏得异常彻底。

    那是因为,西落白与顾琰于西大陆举行的订婚礼。

    那天晚上,整个西大陆都在欢庆。西落府衣香鬓影,一对璧人光彩照人。

    邢绫漪站在酒会的角落,脸色阴暗得像个小女巫。

    原本老爸和姐姐是不让她来参加的,怕她捣乱。可是明明先抛弃她的西落白,看着她却立刻像吃了枪子儿般愤怒:“让她来!我看她怎么捣乱!”

    于是她来了,像个真正的女人一样妆容美丽,吸引了大堆城中才俊围绕。她不看他,也不看他挽着整个人类社会最有势力的那个女人。

    她给西落白这个负心汉准备的礼物,是在晚上九点整送达的。

    整个城的流浪汉,包括人类、机器人、半兽人、生化人等物种,参与了这份礼物的炮制。

    他们突然聚集到西落府外,在一对新人接受祝福时,忽然扯着各式各样的嗓子,齐声大吼:“老——白——你——他——妈——是——个——混——蛋——”

    老白,是邢绫漪曾经对西落白亲昵的称呼。

    当这群物种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市时,宾客们不明所以,西落白身子一僵,狠狠瞪向角落的邢绫漪,顾琰放下酒杯,如玉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冷冷的笑。

    “邢、绫、漪!”最先开口怒吼的,却是邢绫漪的父亲。

    邢绫漪吐吐舌头,一把拉过身旁英朗的男人:“阿松!跑!”

    那晚的邢绫漪,特别兴奋特别失常。

    她是群中流浪汉的女王,这一晚,她带着自己的臣民,在国家图书馆顶上咆哮了整晚。西落家的守城卫队,将国家图书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却无法突破邢绫漪布下的红外防线。

    “嘿嘿嘿,我布置了八十道加密。”邢绫漪和邢松站在屋顶,笑得很猖狂,“以他们的能力,最少要四个小时才能突破哦!”

    没有人为女王鼓掌——臣民们在图书馆醉得东倒西歪,连机器人的电路都因为酒精短路。只有邢绫漪和邢松两个人,站在屋顶。

    “进攻吧!绫军!”邢绫漪一手叉着腰,一手举着酒杯,忽然低头看向邢松。

    他沉静的看着她,在夜色中英俊得不可思议。

    她笑了,扔掉酒杯,猛然扑向他。

    明明是最冰冷的,却也是最温暖。

    当西落白扔下订婚的妻子,扔下满堂宾客,带着卫队终于冲上屋顶,试图捉拿那个捣蛋的小女人时,他和卫队们看到的,是半旧的毛毯遮住,两具交缠的身体。

    那个被她赐予姓氏的机器男人,赤着上身,露出模拟人类的精壮胸膛。她趴在他怀里。他抱着她,冰冷的红色眼珠,如同君王一般,默默扫视过闯入他的领地的人类。

    “抓住他们!”大陆之王的脸色,终于阴冷得像这沉重的天色,从不在邢绫漪面前暴露的杀意,瞬间满溢。

    邢松被关了起来,进入研究室,被一群科学家研究,那个天才少女,究竟如何创造出了他。

    同一时间,邢绫漪却是自由的。只是,她被西落白压在墙上,全身压住,一点点强硬的吻过她的脸颊她的嘴唇她的锁骨。

    “不要离开我,绫漪。”西落白从来没这么对过她,他咬牙切齿,“我跟顾家联姻不过权宜之计。该死!看到你居然和那个机器人!我要杀了他!”

    “不许杀他!”邢绫漪急了,“你怎么这么坏!我不过喝醉了!跟他没关系!”

    邢绫漪,终于重新回到西落白身边。这是她一直想要的,不是吗?她从小到大就想嫁给他,如今,他亲口说,不要离开我,绫漪。

    他与顾琰的婚礼被无限期推迟,然而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一直无法得到解决。

    邢绫漪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邢松。有点想,可是觉得不见也好。

    她跟他居然上了床,一个机器男人。虽然她给他造了男人的器官,还让他具有男人的冲动和感觉。可是……她居然,这么恶心的,跟他做了。

    她的初夜呀!

    她想起来就觉得要撞墙。

    跟西落白在一起,才是正常的吧!他已经答应她,会跟顾琰分手。

    然而意外发生的变故,改变了这一切。

    西落白与顾琰的婚姻,无法再履行;邢松也被放出实验室,加入部队——

    哲琴群岛机器人,暴动了。

    邢绫漪在哲琴群岛,才终于见到邢松。

    这时,他穿着军队的防弹迷彩衣,挺拔得像个真正的男人;她,则被哲琴群岛的机器人奸细扣在手中。

    两军对峙。

    西落白的脸色阴沉得像乌云。他站在军队中,冷冷观察。

    “人类首领西落白,拿你自己,换这个女人。”机器人首领水荼翎是个全金属银白机器人,站在邢绫漪身后,笑意盈盈。

    邢绫漪骂道:“神经病!西落白怎么会拿自己换我?”

    “噢?”水荼翎笑了,“你是在他营房中的唯一人类女人。”声音骤冷,“再不出来,我就杀了她!”

    机器人卫兵右掌尖利,对准邢绫漪纤细的脖子。

    人类阵地,一片寂静。

    一个高大身影排众而出。长眉入鬓,硬朗冷峻。

    “我是西落白。”他的双眼不知何时,伪装成幽黑颜色,“放了我的女人。”

    “如何证明?”水荼翎怀疑的看着他。

    他的身影快如闪电,快过任何人的肉眼机械眼,瞬间便至邢绫漪身旁。机器人卫兵瞬间倒下,水荼翎连退数步,才躲开他手臂枪筒的射击!

    邢绫漪再次落入这个熟悉的冰冷的怀抱。

    他的胸膛被水荼翎的尖刀贯穿,他的双眸恢复成赤红。他低头,唤她:“邢绫漪。”

    他其他什么也没说。邢绫漪的眼眶却忽然红了。

    那一晚,邢松被机器人部队扣留。

    那一晚,邢绫漪被西落白部队救走。人类部队镇压哲琴群岛数万机器人的暴动,因西落白的轻敌而全面失败。

    邢绫漪在西落白的部队中暴跳如雷,直到被注射镇定药物昏睡过去。

    第二天,她醒来,却是邢松,坐在他床边。

    他说他从哲琴群岛逃了出来,以失去一只眼睛和一只手臂的代价。

    西落白忙于战后整顿力量,以备重新发动第二次报复战争。

    没人管他们俩。

    失去眼睛?没有关系!失去手臂,没有关系?

    怀抱感激之情的邢绫漪,重新给邢松装上了材质更好的手臂。

    他看着她在机器人生产线上操作,默默不语。她就教他如何生产出低等战斗机器人,如何改良机器人的质量。他学得很快。

    她还对他的器官,全部改良一遍。当他重新躺入曾经呆了许多天的金属舱中等待改造,他红色眼眸看着她:“要不要装控制程序?”

    “什么?”邢绫漪不明所以。

    “要不要给我装上行为控制程序?”这样,我会完全听命于你,不会做任何违背你意愿的事情。

    “不行!当然不行!”邢绫漪摇头,“难道因为是机器人,就要被人类控制吗?邢松,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你是机器人,可是,你就是你。”

    “我……就是我?”邢松看着她,电流接通,他陷入黑暗。

    再次醒来时,他说了一段话,一段超出了程序控制,被奇特的感情驱使,编码形成的话。

    他说:“邢绫漪,你说的对,我就是我。我们可不可以,像两个人类那样……相爱?每晚做那天一样的事情,每晚都吻你?”

    她的实验,终于成功。她造出一个外表、感官跟人类一模一样,却拥有超强战斗力的机器人。

    他甚至还要跟她相爱。

    她傻了,在他抱着她吻了很久之后,她骇然惊醒,推开他,扭头就走。

    大陆第一战力的机器人邢松,被一个完全没有战斗力的人类女孩推开。

    于是,两人再一次分开。

    分开很久。

    邢松加入了人类部队,惊人的战斗力使他成为机器人分队的绝对核心;邢绫漪拒绝了西落白,西落白忙于战争,并且坚信邢绫漪这个小姑娘,不可能离开自己身边。

    一年后,非碳基生物怪兽联队——来自外太空的侵略者,在西大陆着陆。

    兵力十万,却可抵百万精兵。

    西落白率军顽固抵抗,却改变不了西大陆沦陷的命运。

    她没有战斗力,却指挥最新一批机器人,战斗在最前线。

    西落白战死的消息传来时,她微微一怔。望着漫天的飞行怪兽不断朝机器人部队攻过来,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战线蔓延了数百公里。

    而邢松,我死前原来唯一思念的人,你在何处?

    邢绫漪在哪里,邢松就在哪里。

    当身旁最后一只巨型机器人倒下,当炮弹都无法击穿其躯体的非碳基怪兽,咆哮着扑向邢绫漪——

    她的第一个男人,她造出的孩子,她的盖世英雄,她的邢松,从天而降!

    重达数吨的怪兽黑色坚硬身躯,从中间被轻易撕裂!

    她跌倒在地上,怔怔抬头。

    血肉淋漓背后,炮火硝烟之中,他的身影挺拔如松,坚定的,朝她走来。

    她终于再次见到他,却如同被电击一般,浑身颤抖。

    他的头颅已经失去一半,发际线中部至左耳根后,整整齐齐被削掉;他的右臂已经不见,他左腹一个拳头大的空洞,显然是被炮火高速穿透。他仅剩的左臂,鲜血淋漓,大概是刚刚撕裂怪兽留下的。

    此时此刻,他就是骷髅,他就是死神,他就是王者。

    而他的身后,全金属银白机器人、哲琴群岛领袖水荼翎,背负激光炮,以臣子的姿态追随着他;

    而他的身后,无数沉黑的、全金属武装战斗机器人,仿佛死去的僵尸,仿佛肃穆的雕像,跟随着他,跟随着他们的王,一步步,向她走来。

    他走到她面前,仅余的一只赤红眼珠,竟然有柔和的光芒。

    他的厚唇慢慢弯起,就好像名刀上洒满温柔的月色,就好像沙漠中骤然出现的清泉。

    “邢绫漪。”他不说其他任何话语,只是静静喊出她的名字。然后,用仅余的左臂,抱住流着泪从地上跃起、扑入他怀中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