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穿越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穿越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冰川,蓝色坚冰白积雪。

    远古神宫遗迹冰中尘封万万年,清澈蓝寒冰,层冰连璧,仿佛封冻的无数画卷,雪山飞瀑雾气为寒树枝头挂满雪霜,山谷盆地之间绿树花草鸾鸟飞。

    画卷里,一汪清池倒影倒悬冰川雪景。

    某白嫌天太凉,双手互相揣袖子里贼兮兮跑水边张望……

    峰峦如洗,明镜平铺,寒锁一天空翠,好地方。

    仙乐悠扬,听一派箫韶,音韵清雅。

    “奇怪,咋啥都没有呢?”

    以前无数次听人说起昆仑瑶池有仙女洗澡,各地流传的传记都说某某偶遇仙子出浴,略施手段偷走衣裙娶回娇妻美妾,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但某白对此表示强烈怀疑,这地方别说凡人,连神仙妖魔鬼怪都难以靠近,上哪偷窥呢?

    扒开花树枝踮起脚,伸脖子张望。

    净瞎说,这么冷的天儿还下水洗澡,洗脚都嫌冻,得了老寒腿可咋个办。

    再说了,光天化日哪个仙女能如此奔放。

    撇撇嘴抛之脑后。

    天庭瑶池与昆仑瑶池的关系很难说得清,反正某白不懂。

    但没有仙女洗澡肯定没错。

    有啥比亲眼目睹更具有说服力?

    “传说都是骗龙的!全都是骗子!”

    某饿龙凶狠诅咒。

    轻踏湖面轻灵跳跃,脚尖踩平静湖面一跳一跳,点开一圈圈清涟漪,手持金色卷轴奔向昆仑神山最高山脉,尖耳朵晃晃,龙尾巴甩甩。

    远处看去,静湖水平面仿佛分为上下两个世界对称画卷。

    两片天空同样山峰,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龙女。

    难分真景或是水中倒影……

    王母已经回昆仑神宫小憩,白雨珺接到旨意梳理昆仑地脉,其中内容自己琢磨。

    眼馋昆仑非一日两日。

    有了天旨才能动手动脚,往日眼馋却无胆动心思,神州志里说昆仑地脉延伸整个洪荒仙界,是主世界地脉之祖,牵扯无尽生灵安危,即使白雨珺不吞食地脉龙气只是融合也不行,没谁放心下界野龙随意施为。

    真敢吃掉昆仑龙脉,估计闭关几万年的深宅古神都得跳出来,高呼口号呼朋唤友共聚屠龙事业。

    现在好了,奉旨中饱私囊,去它的买卖口碑,不要了!

    白雨珺不懂王母为啥时常照顾,推算模糊看不清,毕竟对方可是天庭数一数二的超级大佬,但并未感受到危险,既然如此再矫情就过了,别客气。

    离开湖泊进入冰川区域。

    冰凉的,犯困。

    某白打开卷轴详读,发现内容只说让自己去梳理昆仑地脉,并未详细说明地脉在何处又如何去解决,嗯,非常粗糙。

    无所谓了,别的神仙妖魔找不到但自己能找到。

    不是某白吹南荒蛮牛,闭上龙眼照样准确无误钻进地脉。

    好比鸟飞鱼游,天生本能而已。

    走着走着,身影忽然消失……

    昆仑墟。

    白雨珺摇着龙尾巴深入浓雾,丹凤眼瞪溜圆。

    “吼?怎么转眼变地方了?我在哪?为什么在这里?”

    准确说法是某白寻找祖龙脉络时穿越了,玄之又玄,别问,问某白也只会得到一句卧槽好神奇,龙脑仁虽巨大,但利用率堪忧。

    白雾扑面凉凉好舒服,不由自主往前走。

    眼前画面渐渐清晰,自己竟然走到某座被削平了的小峰顶,身后白雾消失,四周云海渺渺。

    仰头遥望,神山于云海浮沉,山脉如景如画秀美中透着巍峨。

    忽然,目光被吸引无法移开,群山万峰之间,好似树干又似山峰的巨柱屹立,斑驳古老,可见绿色植株倔强生长于天柱之上,一朵朵金色祥云飘过,天柱若隐若现。

    “嘶~神功巧笔,今古难画……”

    白雨珺晓得自己来到了真正的昆仑墟。

    怀着对昆仑的敬意,某白乖巧弯腰施礼以示尊敬。

    半晌,望着天柱沉默寸步未动。

    陌生地界总得谨慎些,在这里,白雨珺的兽类本能感觉不安,仿佛有凶兽潜藏窥伺,神话传说昆仑墟内生活有远古神兽与上古凶兽,随便说出个名字都是大佬,无法确定天庭大佬是否曾进入过此地,一切看起来很迷惑。

    想了想,拿出一块金锭。

    小手搓啊搓。

    很快,做出个异常圆润黄金硬币。

    深呼吸,手指用力一弹……

    嗖~!

    黄金硬币飞上云霄没了踪影,手搭凉棚半天没见落下来。

    “我那苦命的黄金啊……!”

    平台边缘,有一条翠绿玉石板凌空铺设的台阶通往远处秀美山脉,很长,台阶浮空,在云里忽隐忽现,但边缘链接台阶处有一道古朴石门。

    挺美的,古朴门楼岩石门,牌匾字迹因岁月久远模糊不清,白如棉花的流云似水,平台边缘残破不堪长有灵草。

    很静,无风。

    虽然斑驳破旧但别有一番韵味。

    石门紧闭,四周没有阻拦,好像随随便便就能绕过去。

    白雨珺蹑手蹑脚做贼似的来到门前,歪脑袋,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山峰平台周围有浮空水流环绕,浓浓危险气息。

    水流浮空流淌,或许正是传说中的弱水。

    弱水,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危险程度不弱于特殊火焰,连某白这条野龙亦感觉心底发毛,不敢乱飞亦不敢乱跑,既然有门那就走门和台阶好了。

    趴门前上下摸索努力鉴定年份,寻思能否作为独家搜藏品。

    “掰不动,可惜了。”

    看来看去,忽然看见门上好像画有某种兽类,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隐隐有种强大威势,猛地匆忙后退,因为图画线条越来越清晰……

    “什么鬼?”

    忽然,有谁回话了。

    “鬼?不不不,吾乃……吾乃……我是谁?”

    沉闷说话声对自己被称为鬼很是恼怒,但紧接着语气一转,开始了最玄奥最难回答的传说级难题,而且他人无法给予答案。

    “……”

    某白无语,小心翼翼举起盾牌单手抓龙枪,昆仑墟气息传不到外面无须担心暴露,面对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必须使用龙枪才行。

    石门上的神兽画像越来越明显,最后光芒闪烁。

    门上的画消失了。

    五丈多高奇怪异兽坐在门前自言自语,模样神俊,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是一头高大白色神鹿,毛雪白,浑身有古老玄奥神纹,头顶四只巨大分叉鹿角。

    山海经中山经记载,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

    “原来是神兽夫诸,失敬失敬。”

    白雨珺脑袋里出现许多关于夫诸的传承记忆。

    传承记忆太多太杂,偶尔需要才会主动挑选弹出来。

    这货卖相不错,属于温柔型神兽,当然,说其温柔是与其它神兽或凶兽做对比,确实算得上温文尔雅。

    性格偏好温柔洁净,喜四处角戏,但没谁喜欢这货。

    因为它无论去哪都带着水灾,和某白当年有的一拼,眼下某白已经能够自如控制风雨雷电管控洪水了,头上有祥瑞光环。

    “对!吾乃夫诸,唉,守门太久睡迷糊了。”

    高大神俊四角白鹿低头。

    眼前年幼神兽长有尖耳和双角,还有长尾,看起来像是……

    “龙?”

    “没错,别的神仙都说我是下界野龙。”

    某白点点头。

    闻言,夫诸忽然有些唏嘘。

    “唉,好久了,许久不曾见到龙,小家伙好好活着,龙族别死绝就好……”
友情链接:热购彩票在线app  彩盈彩票  秒速飞艇官网  2020最热门彩票平台  千金城娱乐  一分快三  幸运飞艇精准5码计划app  W彩票  彩客彩票网  幸运28官网